生化危机5人物简介——Chris,Sheva

来源:925游戏时间:2012-03-13

虽说只是将整个游戏的流程稍微介绍了一遍但却已经花了这么多的篇幅了,接下来稍微就人物做一下分析。

首先是Chris Redfield,系列的第一男主角。曾经在生化危机1,生化危机 代号:维罗尼卡,生化危机安布雷拉历代记里出场,可算是出场次数最多。他的军事生涯始于美国空军,他的服役记录显示他有着严明的纪律并获得大量嘉奖,但他的性格使得他经常与长官发生冲突,后来他从美国空军退役了。退后之后他被浣熊市特种部队(S.T.A.R.S.)看中,因为他掌握着各种枪械的使用能力以及徒手搏击技能,此外他还有驾驶固定翼战斗机以及直升飞机的能力。

克里斯的S.T.A.R.S.的表现非常令人满意,似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属于他的地方,但他生命中新的一章却在1998年7月那一晚被打开了。这就是之后被称作的阿克雷山区洋馆事件。关于1代的剧情我就不再复述一次了。

克里斯的形象也跟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变化,其实在安布雷拉历代记中他前后期的形象还是较为接近的,尽管跨度长达5年,安布雷拉历代记最后一段的时间设定为2003年。但是到了生化危机5,我们却可以看到他的形象变化极大。满脸络腮胡,肌肉极为发达,特别是他的手臂,当初在看到第一部宣传片时就被惊到了。形象的转变应该也是为了与其经历保持契合。06年他与吉尔在斯宾塞的庄园里遭遇到了威斯克,而吉尔为了救克里斯抱住了威斯克跳下悬崖,之后也被BSAA官方宣布死亡。一个多年出生入死的老搭档就这样去世了,想必对他的打击很大。他也在最开始的内心独白里就提到,“有时候我常常想,究竟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为它奋斗下去的?”然而他还是坚持下去了,虽然理由无非就是阻止罪恶,维护和平。

克里斯的性格易冲动,也容易发怒。在生化危机复刻版里由于有个机关需要用钢琴弹奏一首《月光曲》,克里斯在弹了几下之后就气得拍琴键。之后瑞贝卡到了这里,她自告奋勇地说要试试看。然而一开始她也弹得不好,克里斯直接就来了一句“那是什么垃圾玩意?”尽管如今他已经是35岁了,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我们在游戏过程的众多细节中都可以看出这点。

由于5代采用了双人合作模式,而又在细节上下了不少功夫,在整个游戏过程中,双人合作可以产生很多的互动,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体现过的,这也是本作的一大特色,而两人的性格在这些互动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这在之前的剧情部分也零零碎碎地提及得差不多了,这里就不再做一次总结了。

说到克里斯又不能不提到他的宿敌威斯克。自从98年的洋馆事件起他们就结下了深仇大恨。克里斯是为了给所有牺牲了的STARS的同僚们报仇,而威斯克则是因为克里斯和吉尔毁了他的计划,使得他不能以暴君巩固他在安布雷拉的敌对公司(应该还不是Tricell)的地位而憎恨克里斯。当初在电梯前,威斯克说出整个洋馆事件都是他一手策划的时候,热血的克里斯直接就冲他喊了一句“You son of a bitch!!”,然而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威斯克是可信任的人,尽管对他并不是很熟悉。相对来说那时候克里斯的头脑确实还简单了一些。而吉尔则不同,她在探索的过程中已经逐渐怀疑起威斯克了,最终得知是他的时候,她给的话是“You bastard!”。虽然是闲扯了一下这个,不过克里斯与威斯克之间的仇恨确实很深。

而之后在维罗尼卡中他们又进行了一场较量。应该是从这一作起威斯克开始再次在游戏中正面亮相,并且拥有着超强的能力。在洛克福特岛上他虐克莱尔的那段镜头,之后在南极基地与阿莱克西亚的战斗(完整版好像还特意强化了这段),以及游戏结尾和克里斯的决斗这几处反复体现了这点。正是因为如此他开始成为了系列的人气王。虽然最终他们两人之间的决斗没有什么结果,因为被外力所打断,但可以肯定的是仇恨进一步加深了。

安布雷拉历代记的俄罗斯部分他们竟然暂时处在了同一阵营。克里斯和吉尔是为了摧毁安布雷拉最后的巢穴,而威斯克则是对安布雷拉进行他的复仇。克里斯和吉尔只是把新型暴君T-A.L.O.S.清除了,而威斯克则将最终BOSS谢尔盖消灭。

之后由于B.O.W.开始迅速蔓延,并被恐怖份子用于袭击无辜的平民,克里斯和吉尔加入了BSAA,投入到对生化武器的作战中。吉尔殉职之后,他没有对打击生化武器产生过动摇,他效力于北美分部,处理了众多的事件,很快他成为BSAA中任务最多的成员。

到了5代,特别是重见威斯克之后,克里斯仇恨的火焰复燃了,他不止一次表现出咬牙切齿的表情,火山最终的决战中,在威斯克的必杀技触手旋风收招后从背后接近他,克里斯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抱住威斯克,那架势甚至已经是有同归于尽的意思了。

以下是在游戏开始时克里斯的一段内心独白:

Casualties continue to mount ever the long years I’ve struggled.

这些年为我们的目标而奋斗的伤亡人数持续增长。

More and more I find myself wondering if it’s all worth fighting for.

我越来越怀疑,这个世界还值得我为它去斗争吗。

Maybe one day I’ll finding out.

或许有一天,我会知道答案的。

There is one thing I do know.

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

I have a job to do,and I’m going to see it through.

我还有任务去做,我一定会努力把它做好。

 

Sheva Alomar,是本作女主角也是系列的新人。她独特的身世形成了她独立坚毅的性格,但同时她又是非常值得信赖的搭档,这在游戏过程中应该是可以体会到的。关于她的身世,游戏中在3-1章节的开头有一个她自己的简单的介绍,其实这基本已经足以让人明白了。不过在游戏的设定方面却将其作了较大的扩展和延伸,我稍微概括一下。

谢娃出生在一个非洲工业小镇的贫困家庭,同时安布雷拉57号工厂也位于这个小镇,工厂可以说就是小镇的重心,这个情况与浣熊市很相似。镇上80%的人们都在这个工厂工作,尽管收入低于许多国家的水平,但这终究是一份稳定的收入,这也带给了谢娃一个快乐的童年。

然而在她8岁那年,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工厂响起警报声,并伴随着浓浓的黑烟不断涌出。即便是一个孩子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当她跑到工厂时发现工厂已经被封锁了,全副武装的家伙们占领了那里。这个国家不是很稳定,周围也有一支反政府的武装部队,尽管谢娃是个孩子,她也知道这些人经常会带来暴力。尽管她不能听到这些人在交谈什么,但他们指着谢娃的步枪却很明显地表现了他们的意图。这些持枪者迅速枪杀了剩下的成年人,谢娃幸运地被邻居带回了家。几年后她才知道这些人穿的是防生化服,他们是安布雷拉特种部队的人。

谢娃度过了生命中最为漫长的一夜。伴随着恐惧,她只能祈祷父母平安归来,然而一直到天亮他们都没有回来。又到了晚上,她终于等到了敲门声,她满怀高兴地跑到门口迎接她的父母。她使劲打开门,高兴地哭了出来,然而站在门口的却是她的叔叔,伴随着满脸的震惊和恐惧。他的话打碎了她仅存的希望,“你的父母死了,工厂发生了事故。”带上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叔叔带她离开了她曾经熟悉的家。

然而叔叔家里的生活也很窘迫,他有7个孩子要抚养,若不是安布雷拉承诺有抚恤金,或许他永远也不会来找谢娃。然而安布雷拉一分钱也没有给,很快叔叔家里也要养不起她了。谢娃的生活如同堕入了地狱一般,她不仅忍受着饥饿,还有对父母的思念。她甚至认为他们还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念头越来越强,她觉得应该回去找他们。

在一个有月亮晚上,她离开了叔叔家,朝着以前居住的小镇跑去。然而草原的夜晚并不是浪漫的,许多虫子在周围环绕,野兽的声音在远处嚎叫着,在小镇上长大的谢娃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由于找不到食物,她在出走的第二个晚上就支撑不住倒下了。在朦胧之中她听到了熟悉的引擎发动声以及轮胎碾过泥土的声音,一辆卡车停在了她身边,有一个人把她抱上了车。救了谢娃的人是一个反政府武装分子,他给予了谢娃住处以及食物,还让她打电话回家。然而这个好消息却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她得知原来那个工厂的事故并非一场意外,而是安布雷拉为了进行新的生化武器实验故意造成的,只是他们对外宣称这是意外而已。工厂的工人甚至至死都没有弄清楚安布雷拉究竟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自己从头到尾就是在出卖自己的生命,包括她的父母。

在试验之后,安布雷拉在政府部队的协助下摧毁了工厂以及整个小镇,将其从地图上永远抹去了。谢娃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对安布雷拉恨之入骨,同时她也痛恨政府竟然和他们同流合污。从那以后她加入了反政府武装游击部队,并且呆了7年。她的主要任务是从城镇购买补给物品,可能是因为她的样貌不容易被人怀疑。然而某一天的经历却改变了她之后的生活。

在一次进城镇补给时,一个人带着外国口音的人走到她面前递给了她一张纸条,说“如果你相信上面的话,2小时后到巷子后面的教堂里来”。纸条上有一个词吸引住了她,“安布雷拉”,那是改变她一生命运的词。上面写着游击部队打算用生化武器推翻政府,而安布雷拉将会与游击部队交易并提供生化武器,他们希望谢娃可以帮忙阻止这场交易。

她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教堂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之前递给他纸条的人,另一个是穿着西装没有打领带的人,他说他来自美国政府。他希望逮捕安布雷拉的交易代表,那个人掌握着可以重创安布雷拉的证据。但这需要谢娃的帮忙,而不论是否成功他们都不会对谢娃以及游击部队做任何事。他的保证看起来很可靠,但她能背叛那些如同她家人一般的人们吗?那个人理解了谢娃的忧虑,他问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难道不想看到安布雷拉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吗?”谢娃很快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了你,但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对抗安布雷拉,事成之后你必须离开游击部队。”

谢娃表示不解,她不明白这和她有什么关系。那人说道:“看看周围吧!你知道这个游击部队做的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为了推翻政府什么都愿意做,包括那些你明知是错的事情。帮助我们,你就能为你的同胞们做一些有益的事。”当她问及为什么他们会认为一个15岁的女孩子可以帮到他们时,那人回答说:“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年龄不是障碍。一个人的生命不是由年龄定义的,而是他的选择。你现在有机会选择做超越自己的事,一件可以影响全世界的事。你真的能够对此视若无睹吗?”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些话。

3天后特种部队到达了交易地点,谢娃没有锁上门,并且还佩戴了一个窃听器以便使部队的人可以听到里面的交谈。行动很成功,目标立刻被带走了。谢娃和游击部队被带到了美国领事馆,之后他们都被释放了,如同之前保证的一样。也许是注意到了谢娃的能力,也许是出于同情,穿西装的人决定给予谢娃一个在美国重新开始生活的机会。非洲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谢娃决定接受他的好意。

到美国后没多久,她优异的智商开始使她崭露头角。仅用了6个月她的英语就达到了本地人的水平,两年后她进入了大学学习。当她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后,她的法定监护人(穿西装的人)建议她加入BSAA,来作为对帮助过她的人们的回报。尽管安布雷拉已经在几年前垮台了,但谢娃仍然没有对他们以及类似于他们的人释怀。在完成了基本训练后,她加入了Josh所带领的分队。她在那里接受了8个月的训练,学到了各种生存所需的知识。当完成训练之后,她被选为BSAA的特工,参与世界上各处的行动。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