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觉醒剧情攻略

来源:游侠网时间:2012-10-24

  本教程为大家介绍福尔摩斯:觉醒剧情攻略,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前言

  “福尔摩斯……救我……福尔摩斯……快来救救我”,华生医生在睡梦中不断地向福尔摩斯发出求救,又是同一个噩梦,这几天一直困扰着华生,令他孤枕难眠,但他不知梦出何因,也不知如何解决,而梦境里的一些情景和笑声却令他回忆起一些往事……

  第一章 失踪的毛利仆人

  在两年前的一天,整个伦敦被浓雾笼罩着,华生一大早来到贝克街221B号,那里是福尔摩斯的住所,福尔摩斯一直站在窗前注视着伦敦街头,平淡的日子令他感到沉闷,华生想起格兰特沃斯大街的书店老板巴恩斯新购入了几本书,建议福尔摩斯去看看。

  华生离开后,福尔摩斯也跟着下楼。在住所门前,一名报童站在那里大声吆喝着,旁边有一块写着“公主来访”的牌子,福尔摩斯凑过去向报童打听最近的新闻,得知斯堪的纳维亚公主正在伦敦当地的原野驱车冒险,于是差遣报童去打听更多关于公主来访的内幕,报童见有报酬拿便一溜烟地跑开了。随后,福尔摩斯沿着贝克街徒步行走,在街尾右转左转拐过两个弯来到格兰特沃斯大街,推门进入左侧的书店,店主巴恩斯立即向他推荐两本新书,一本是《深水鱼图鉴》,一本是《海盗传奇》,福尔摩斯在书架前找到这两本书,并花钱将它们买下。

  离开书店,福尔摩斯沿原路返回贝克街。来到三岔路口时,福尔摩斯被站在不远处的华生叫住,并从他口中得知斯特恩威克上校家出了事,可能需要帮助。在华生的指引之下,福尔摩斯进入前方的庭院,见到等候多时的斯特恩威克上校和鲁勒斯警官,并主动向斯特恩威克上校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上校的仆人保瓦帕于昨晚午夜失踪了,他是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毛利人,在英国只生活了五个月,身无分文,不懂得说英语,而且没有人知道他是上校的仆人。接着,福尔摩斯询问了旁边的鲁勒斯警官,得知那名毛利人在失踪之前一直住在后院的木屋里。

  随后,福尔摩斯来到后院,试图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只见木屋的门敞开着,门锁并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但门梁上的铁钉却钩着一块黄色的碎布;屋内的地板上画着一个奇怪的图案,旁边是一个铁盆,用放大镜在里面找到一个黑色颗粒;木屋后方的围墙下有几只鞋印,而围墙顶端的铁栏已经扭曲,用卷尺量出脚印的尺寸只有七码大小,用放大镜发现右边的鞋印有缺钉的痕迹,而鞋印左侧的草地上还粘着一小块鱼鳞;为了调查扭曲的铁栏,福尔摩斯走出庭院绕到墙外,在附近找来一个梯子架在墙边,爬上梯子从铁栏上找到一撮植物须根。得到这些线索后,福尔摩斯返回庭院向上校报告调查结果,他认为是两个人劫持了毛利人,一个是中等脚码且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则是身材高大且刚到英国的印度人,但目前还不清楚两人劫持毛利人的动机,需要进一步的调查。说完,福尔摩斯与华生返回了贝克街的住所。

  回到住所,福尔摩斯打算做个实验来验证自己的理论,他拜托华生去向书店找一本关于毛利民族传统的书籍,并要求华生如在楼下见到报童,用钱去换取对方所知道的一切消息。华生离开后,福尔摩斯走到实验台前,首先拿出碎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它是非英国产的麻布,这种材料来源于印度,它之所以会被门梁上的铁钉钩烂,唯一的解释是印度人将衣服裹成穆斯林头巾,而鞋印的光滑程度可猜测出印度人依然穿着印度拖鞋,这也就意味着他来到英国不久。接着,福尔摩斯将鱼鳞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用镊子取出一块鳞片,根据《深水鱼图鉴》判断出是河鲈的鱼鳞,一条昂贵的海产鱼。然后,福尔摩斯将植物须根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用镊子取出一块沾污须根,并将它仍到分析仪的托盘上,拿起桌上的溶剂(Solvent)倒上几滴,分析结果表明沾污物的成分是煤灰。最后,福尔摩斯将黑色颗粒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用小刀将它切成两半,再用镊子夹起一些碎粒,扔到分析仪的托盘上,并拿起桌上的酸溶液(Acid)倒上几滴,再从书架前取来一盒火柴,点燃蜡烛给托盘加热,分析结果表明那些颗粒是鸦片和吗啡的混合物。

  在福尔摩斯做实验期间,华生在住所门口碰到那名报童,从他那里打听到斯堪的纳维亚公主的保镖在公主到达伦敦的第二天早上就失踪了,据说是带着一名女士私奔了,华生付给对方几枚硬币后便向着书店走去。来到书店,华生询问巴恩斯是否有关于毛利人的书籍,繁忙的巴恩斯提示那本书放在书架底部,华生从书架前的桌子上找到一本《生活在地球尽头的人类》,里面介绍了毛利人的风俗习惯。购得相关书籍后,华生返回住所,将打听到的消息转达给福

  尔摩斯,而福尔摩斯也确定了印度人的出没地点,他询问华生那名印度人会在伦敦的哪个地方登陆,华生很利索地回答“泰晤士河码头”(Thames),于是福尔摩斯让华生找来一辆出租马车,立即赶往泰晤士河码头。

  第二章 泰晤士河码头的秘密

  福尔摩斯和华生乘坐着街道上的马车赶到泰晤士河13号码头,那时已经是夜幕降临,寒冷的海风不断袭来,两人赶紧进入附近的酒吧,向酒吧招待员询问是否见过一艘煤炉船或一个身材高大且穿着平底鞋的男子,但因特征不够明显,招待员也辨认不出,他建议去询问住在桥头仓库附近的哈珀,他家附近是一个画着铁锚图案的仓库。此时,福尔摩斯注意到旁边在喝闷酒的老头,顺便询问招待员和老头发生何事,一经打听,才知道老头因新假肢包裹的迟迟未到而郁闷。了解情况后,福尔摩斯和华生便离开了酒吧,向桥头仓库走去。

  经过一座拱桥,两人来到有铁锚图案的仓库门前,对面的屋子里透射出暗淡的灯光,还不时传来女人的哭声,福尔摩斯透过窗户看到里面有一名妇女跪在地上哭泣,打算推门而入,但门上锁了,见到木门破烂不堪,便从附近的麻袋上找来一条绳子,很轻松地打开门锁。进入屋内,福尔摩斯向妇女打听哈珀的消息,妇女用很不流利的英语回答哈珀出海了,福尔摩斯根据口音判断出她是尼泊尔人,便用尼泊尔语与妇女交谈,得知她16岁的儿子在一周前失踪了,她怀疑是眼睛里镶着银球的独眼龙干的,因为独眼龙曾经向人打听过她的家庭和儿子,妇女希望福尔摩斯能帮她找回儿子,而福尔摩斯也没说什么,从祭坛上拿走一块伽蓝鸟徽章便离开了。

  刚走出屋子,一名邮差[ALi:PAGE]醉熏熏地倒在附近的木材堆里,福尔摩斯走上去查看对方的情况,通过交谈得知他在昨天下午送包裹时被一个彪汉袭击,被强迫喝完一瓶烈酒,而他随即醉倒在地,醒来后发现包裹不翼而飞。说完,福尔摩斯拿起邮差手中的酒瓶,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断定酒里含有芜菁,而且是瓶私造酒。随后,福尔摩斯在居民区转了一圈,发现一间屋子外堆放着不少酒瓶和芜菁,他认定那名彪汉就住在这间屋子里,于是拿着酒瓶上前敲门,那名彪汉见自己的秘密被揭穿便向福尔摩斯妥协,而福尔摩斯只是要回了邮差的包裹,并拿出小刀将包裹拆开,得到一个假肢。之后,福尔摩斯顺便拿出伽蓝鸟徽章询问彪汉是否见过,彪汉认为它是某码头工人的饰物,后来为了拉拢布莱恩诺奇而赠送于他,奇怪的是布莱恩诺奇却在两天前失踪了。根据彪汉的描述,那名码头工人个子不高也不强壮,有兔唇,经常戴着一顶红帽子,据说在12号仓库工作。

  告别彪汉后,福尔摩斯和华生返回酒吧,将假肢交还给老头,对方激动地装上假肢,并将铁钩扔到了一边。同时,福尔摩斯顺便向招待员打听独眼龙的消息,而招待员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名独眼龙昨晚曾来过酒吧,雇佣了一些人,租下了一张桌子,并付钱让招待员在桌子周围装上布帘,独眼龙整晚都紧握着一把匕首,看上去似乎有点紧张。在征求招待员的同意后,福尔摩斯上前打开布帘,调查里面的情况,发现桌子上刻着四个奇怪的符号。这时,福尔摩斯觉得很有必要去12号仓库瞧瞧。

  离开酒吧,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人借助微弱的灯光在仓库地区找到12号仓库,可惜仓库大门锁上了,不过大门顶部的铁网破了一个大洞,福尔摩斯觉得可以利用它来打开铁门,便跑回酒吧拿来老头遗弃的铁钩,用绳子绑在铁钩的另一端,再将铁钩从破洞扔进仓库,福尔摩斯一边拖着绳子,一边吩咐华生去察看铁钩的移动情况。随即,华生来到仓库右侧,用手将窗户上的尘土擦掉,透过窗户,铁钩的移动情况一目了然。通过华生的提示,福尔摩斯控制铁钩钩住地上的挂锁,再利用挂锁的摆动将大门的门栓撞开。

  推门进入仓库,里面杂乱地堆放着几个箱子,其中一个箱子的表面沾着一摊血迹。尽管仓库内的灯光微弱,福尔摩斯还是留意到地上清晰可见的鞋印,这些鞋印延伸到盖板附近便消失了,而盖板下方似乎是一间地下室,但盖板无法打开。在鞋印的另一端,福尔摩斯在地上找到一张美国护照的脱页,那是科尔比的护照,他来自美国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州,三周前抵达英国。护照脱页的另一页画着一只恶魔的图案,而护照旁边还有一枚沾着血迹的帽针,似乎有人用自己的鲜血在护照上画出一只恶魔。接着,福尔摩斯巡视了四周,在仓库左侧发现悬挂在半空中的铁锅和滑轮,觉得可以利用铁锅的重量来拉开盖板,于是将铁锅推到水龙头下方,转动角落里的阀门,用水灌满铁锅,接着把铁锅推到滑轮旁,再用滑轮上的绳子系住铁锅,而绳子的另一头则系在盖板的铁环上。最后,福尔摩斯拿出小刀砍断铁锅上的另一条绳子,随着“砰”的一声,盖板被打开了,下方果然是一个地下室。

  面对着漆黑一片的地下室,福尔摩斯在木箱旁找来一条铁杆,撬开地上的两个箱子,从里面取得一盏牛眼灯,并提着这盏灯进入地下室。来到尽头处,一道坚固的钢门挡住了去路,两旁有几个奇怪符号的石头,它们似乎是开启

  钢门的机关,福尔摩斯还留意到正中的触角雕像和刻在两侧墙壁上的符号,当牛眼灯靠近雕像时,墙壁上会投影出一个爪形图案,而符号与图案的重叠令他想起酒吧桌子上的符号,原来那些符号就是开启钢门的密码,根据两种符号的规律,福尔摩斯依次按动钢门两旁的石头(左边第二个、右边第一个、右边第三个、左边第一个),钢门随即开启了。

  穿过钢门来到一间密室,最里端是一尊恶魔雕像,雕像前方放置着一具伤痕累累的尸体,福尔摩斯对尸体进行了检查,发现死者的右手食指上粘着一些煤灰,左手中指上有针扎的伤痕,可以肯定死者就是科尔比。而雕像旁边的石台引起了福尔摩斯的注意,发现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打算将这些文字复制下来,他在雕像右侧的石柱下方找到一套衣服,从衣袋里掏着一张诺斯伍德机构的广告传单,接着在钢门左侧的角落里找到一块煤炭,最后把广告传单覆盖在石台上,用煤炭将文字拓印在上面。随后,福尔摩斯对四周也进行了调查,在尸体旁边的地上到一尊小雕像,在衣服旁边的地板上发现一个十字与方框的图案,在钢门右侧的角落里找到几块伽蓝鸟徽章,最后在雕像左侧角落的桌子上找到散落的鸦片粉末,并拿走旁边画着火绒草标志的金属盒子,打算带回住所做进一步的调查。这时,华生突然变得面无生色,那具尸体的腹部居然开始起伏,几条怪异的黑蛇从胸膛里爬了出来,福尔摩斯和华生吓得赶紧逃离密室……

  回到住所,福尔摩斯把印着奇怪文字的拓纸交给哥哥麦考夫特去研究,而自己去调查那个金属盒子,他拿出小刀割开金属盒子,里面是一堆白色的粉末,将这些粉末放到显微镜下观察,发现粉末中夹杂着好几粒的黄色颗粒,接着将这些黄色颗粒扔到分析仪的托盘上,点燃蜡烛给它加热,分析结果表明那些颗粒也是鸦片和吗啡的混合物。然而,码头仓库出现如此多的鸦片令福尔摩斯感到不解,难道是海关看守不严?华生则认为贩毒者利用了一些特殊的途径,将鸦片混杂在免检的药品货物里逃过了检查。因此,福尔摩斯决定再次前往13号码头调查一番。

  再次来到13号码头,福尔摩斯走进酒吧,向招待员询问海关检查官在何处,对方回答海关检查官贝多斯的办公室在桥墩处,话刚落下,福尔摩斯和华生两人便匆忙离开酒吧,向桥墩走去。来到桥墩处的办公室,贝多斯并不在那里,福尔摩斯只找到一张纸条和一本登记册,上面记录着最新一批货物存放在16号仓库。于是,两人来到酒吧斜对面的16号仓库,只见大门紧闭着,乌黑的地板引起了福尔摩斯的注意,他拿出放大镜观察着地上的鞋印,发现一些鞋印也有缺钉的痕迹,还在鞋印旁捡到一把钥匙,接着他顺着地上的鞋印来到货物出入口,用钥匙打开木门,在地上找到一张盖了章的标签,上面写着“黑色火绒草”。此时,福尔摩斯认为没必要调查下去了,便同华生一起返回贝克街的住所。

  尽管此次调查有所收获,但福尔摩斯对一些地方一直想不通,科尔比为何要在护照上画恶魔?为何又要在地板上画十字与方框的图案?不过福尔[ALi:PAGE]摩斯也掌握了一些信息,他认为那些失踪的人都被囚禁在12号仓库的密室里,被强迫服用毒品,最后关押在货箱里被送往其他地方,福尔摩斯特意询问华生十字与方框的图案、火绒草代表着什么地方,华生经过一番思索后回答“瑞士”(Switzerland),因为十字与方框的图案代表着瑞士国旗,而火绒草则是瑞士的国花。于是,福尔摩斯决定前往瑞士一趟,调查名为“黑色火绒草”的协会。

  第三章 暗访收容所

  在开往瑞士的火车上,福尔摩斯临时决定在法国里昂下车,并让华生独自前往瑞士调查黑色火绒草协会,还特意写信拜托瑞士的拜格警官来协助华生,而他自己则从另一条路线来调查此案。

  与福尔摩斯分道扬镳后,华生乘坐着马车一路颠簸地来到黑色火绒草协会,那是一间精神病人收容所。敲门进入,开门男子提示华生找马勒小姐办理来访手续,而马勒正好在为一位母亲办理来访手续,她来探望住院的女儿伊娃。稍等片刻后,华生见到了信中预约的古阿斯医生,当两人互相寒暄时,一名男子走了进来,并称自己是来自波士顿的科尔比,而华生知道科尔比已经死在伦敦码头的密室里,怀疑这个冒牌货可能就是杀人凶手,他立刻提醒古阿斯医生那个科尔比是假的,但华生没想到这个科尔比却是福尔摩斯装扮的,半信半疑的古阿斯医生将华生推出门外,让他明天同一时间再来探访。华生走后,古阿斯医生叫来两名男护士,将福尔摩斯拉进检查室,这时碰巧遇到伊娃突然病情发作,护士忙着稳定伊娃的病情,福尔摩斯则趁机偷走桌子上的一瓶镇定剂,并将桌上的针筒吸入一些清水来稀释镇定剂。随后,古阿斯医生进来了,他拿起针筒向福尔摩斯背后扎了一针,而福尔摩斯很快失去了意识。

  当福尔摩斯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押在一间牢房里,旁边躺着一名熟睡的陌生人,他打算将计就计,调查这间收容所是否与绑匪有关联。为了掩人耳目,福尔摩斯将地上的枕头和席卷堆在床铺上,并用大衣和帽子盖上,伪装成一个假人;接着,他拿起墙角下的匙羹,细心地撬动着铁门的门锁(将中间的数字按顺序排列即可)。成功撬开铁门后,福尔摩斯沿着走廊左转,途中却被一名病人发现,他要求福尔摩斯放他出去,否则就喊来护士,无可奈何的福尔摩斯只好答应,并在前方的拐弯处找到一间杂物室,钥匙藏在门边的缝隙里,福尔摩斯拿出钥匙开门进入,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交给那名男子。随后,那名男子撬开房门离开,但没走多远就被护士捉住了。

  之后,福尔摩斯见前方的铁门上锁了,便沿楼梯走回检查室,从地上捡到一串钥匙,并用它打开楼梯面前的木门。这时,福尔摩斯觉得身上的装束太引人注意,于是拿起匙羹撬开旁边的衣柜,穿上里面的护士装。来到花园,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鸟笼,里面囚禁着数十只鸽子,站在鸟笼前的伊娃突然痛哭起来,她恳求福尔摩斯阻止对面的鲍尔,他拿走了鸽子的食物,这些鸽子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福尔摩斯留意到打开鸟笼还需要一把钥匙,但手中并没有那把钥匙,而且花园前方站着一名护士,他只能去别地寻找鸟笼钥匙。

  离开花园,福尔摩斯下楼返回病房,右转经过杂物室,在走廊尽头处用钥匙打开铁门。进入病房内层,一名护士在走廊上巡逻着,福尔摩斯小心翼翼地向前走,途中遇到挨在病房门口的贝克(Becker),他一眼就认出福尔摩斯是假护士,并乞求福尔摩斯帮忙去实验室拿一些红色小水晶回来,福尔摩斯怕他喊来护士便一口答应了。

  来到实验室,一名护士站在里面,背对着门口,福尔摩斯不知如何对付,但他从墙壁上的油画中得到启发,打算制作一个简易的吹管。只见他蹲下身子偷偷潜入实验室,在右侧第一排的桌子底下找到三支大小不同的注射器,接着跑到杂物室,找到一些空心铁管,并拿起门边的测量仪测出各铁管的直径,最后将吸取了镇定剂的15mm注射器插在16mm铁管里。随后,福尔摩斯回到实验室,蹲着身子潜到右侧第二排桌子,拿起吹管向护士吹去,对方立刻倒在地上,福尔摩斯趁机拿走柜子上的红色小水晶和画着“黑色火绒草”金属盒子,离开时还无意中发现夹在帐簿里的一封信,上面写明了蝗虫公司给予古阿斯医生的折扣条款。返回病房,福尔摩斯将红色小水晶拿给贝克,但对方拒绝了,他认为还需要溶解在清水里,并提示清水在花园里,福尔摩斯只好返回自己的牢房,拿走墙角下的饭盒,接着跑到花园的水池旁,用它来盛满清水,再将红色小水晶扔进去,最后将溶解的药水交给贝克。

  喝完药水后,福尔摩斯询问贝克是否知道鸟笼钥匙,贝克建议带着一个玩具去找疯女人格蕾多(Garda),她知道钥匙在哪,至于其他东西,需要等护士离开时才能说。告别贝克,福尔摩斯沿着走廊往回走,路过实验室时从里面的桌子上拿走一只洋娃娃,接着穿过牢房旁的铁门,将洋娃娃交给病房里的格蕾多,并顺便向她询问鸟笼钥匙的地点,得知看管鸟笼的护士被格蕾多杀死了,她还将护士的房门钥匙藏在洋娃娃的身上,自从护士死后,马勒小姐便搬了进去。为了答谢找回洋娃娃,格蕾多把钥匙送给了福尔摩斯。

  得到钥匙后,福尔摩斯立刻来到二楼,用钥匙打开马勒小姐的房间(花园前第二间),在里面找到一套护士装,并从中翻出一把鸟笼钥匙。接着,福尔摩斯打开鸟笼,将里面所有的鸽子放了出来,数十只鸽子四处乱飞,给收容所造成一片混乱,所有护士都忙着捕捉鸽子。这时,福尔摩斯回到地下病房,向贝克询问更多关于此协会的事情。根据贝克的所见所闻,此协会收容了不少从英国偷渡过来的外国人,他们语言不通,没怎么互相交流,但从地下室出来后,他们却能互相交流,而且用同一种语言谈论着同一个事物,福尔摩斯觉得很好奇,打算去地下室调查一下。来到旁边的铁闸门前,墙壁上有两个开关,控制着前后两道铁闸门,但不能同时打开两道铁闸门,福尔摩斯看着停靠在不远处的手推车,想到了一个开门方法,但需要一条绳子和一些物品。


  于是,福尔摩斯四处寻找这些物品,他首先在杂物室找到一块铁砧,接着在马勒房间的墙壁上找到一个织兜,最后在花园后方的厨房里找到一条绳子,但里面有一位做饭的大婶,福尔摩斯决定制造一场假火灾来吓走她。随后,福尔摩斯进入马勒的房间,拿走桌面上的蓝色瓶子,并用它在花园的水池里盛满清水;回到实验室,拿走柜子上的氯瓶,并用饭盒在旁边的铁桶里盛满碳酸钾。得到这些原料后,福尔摩斯走到实验台前,将三件原料进行比例分配,接着将水和氯混合在蓝色[ALi:PAGE]瓶子里,再将碳酸钾倒进去,一个原始的烟雾弹就制造成功了,福尔摩斯把它扔到厨房门口,而不断释放出的烟雾让大婶以为起火了,吓得她跑了出去,福尔摩斯则趁机拿走桌子上的绳子和墙壁上的纸条,纸条上写着三声短铃音和一声长铃音能让电梯回到古阿斯医生的办公室。

  当全部东西找齐后,福尔摩斯回到铁闸门前,他把手推车推到右边开关的下方,用绳子系住一只车脚,而绳子的另一头则扔进铁闸门内,接着将织兜挂在开关上,最后把铁砧轻轻地放进织兜里。由于铁砧下方有手推车支撑着,开关不会被拉动,福尔摩斯拉动左边的开关打开第一道铁闸门,然后进去拉动绳子移开手推车,铁砧失去支撑后立即掉了下来,且顺势拉动了开关,因此打开了第二道铁闸门。穿过两道铁闸门后,福尔摩斯沿着螺旋楼梯往地下室走去。

  来到地下室,福尔摩斯在走廊尽头处找到几只沾血的脚印,随即拿出匙羹撬开旁边的木门,里面有一口井,井里挂着一只截断的手臂,福尔摩斯吓得后退了几步,并无意中发现门边地板上的钥匙,他拿着这把钥匙到处试了下,结果成功打开了古阿斯医生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福尔摩斯在桌子上找到一把写着“教室”的钥匙和一封博格的来信,上面记录着古阿斯医生在瑞士银行拍卖宝石的数据。由于抽屉上锁了,福尔摩斯只好拿起火炉旁的拨火棍撬开抽屉,在里面找到两封信件,一封来自瑞士银行,另一封来自新奥尔良,后者是用手写的,信纸上还有几滴未干的油迹,显然这几天才写的,也意味着它不可能来自遥远的新奥尔良。接着,福尔摩斯又用拨火棍撬开前方实验室的门,门边放置着黑板和仪器,似乎用来强行给病人灌输一些东西,福尔摩斯四处望了下,拿走古阿斯医生的笔记便离开了。

  在走廊处,福尔摩斯留意到一名正在背诵乘法口诀的男子沃尔夫,他表示只愿意与施瓦兹教授交谈,福尔摩斯无奈地回到上层,按动楼梯处的开关穿过铁闸门,向贝克询问关于沃尔夫的事情,得知施瓦兹教授已经死去多时。这时,福尔摩斯想起办公室的档案柜里有病人的资料,便立即返回办公室,从档案柜里找到沃尔夫的资料,上面附带着一张施瓦兹教授的相片。看着这张相片,福尔摩斯打算乔装成施瓦兹教授来蒙骗沃尔夫,他返回上层用钥匙进入走廊边上的教室,从里面的书架上找到一个假胡须,并从马勒小姐房间的桌子上拿来一副眼镜。接着,福尔摩斯戴上眼镜和胡须,穿上护士服,乔装成施瓦兹教授与沃尔夫交谈,从他口中得知地下室里存在一间密室,需要按动三个火把开关才能打开,第一个在办公室旁边,第二个在沃尔夫病房前面,第三个则在沃尔夫病房后面。

  随后,福尔摩斯按顺序拉动三个火把,前方果然出现一间密室,里面坐着一名满身刺青的隐士,福尔摩斯上前与他交谈,对方却反问福尔摩斯自己是谁,福尔摩斯根据石台上的文字和手写书信的内容很巧妙地回答“深渊之光”(Light of Abyss),当询问对方伦敦失踪者的下落时,隐士却胡言乱语说了一通。这时,哨声突然响了,一群护士向地下室冲来,镇定的福尔摩斯记得办公室里有电梯,便迅速跑进办公室寻找电梯开关,他还无意中发现档案柜里有一份无名人士的资料,上面记录着这位病人患有严重的健忘症。最后,福尔摩斯在墙壁上找到两根长短不一的绳子,拉动绳子会有不同的铃声,福尔摩斯根据厨房纸条的提示,先拉动短绳三下,再拉动长绳一下,一架电梯便降了下来,而福尔摩斯也乘坐电梯离开了地下室。

  乘电梯来到衣物室,福尔摩斯听到了楼上传来的脚步声,知道护士即将下楼检查,他留意到旁边的牢房里关押着一名病人,用匙羹撬开铁门一看,才发现是跌落悬崖的莫瑞亚蒂教授,原来他就是患有健忘症的无名病人。由于情况紧急,福尔摩斯故意欺骗失忆的莫瑞亚蒂教授,称楼上的人是福尔摩斯,而作为福尔摩斯老对手的莫瑞亚蒂教授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即疯狂起来,向楼上的护士扑过去。几分钟过后,护士带着莫瑞亚蒂教授离开了,而福尔摩斯则趁机跑到楼上,穿上柜子里的礼服和礼帽,继续乔装成科尔比离开衣物室。当福尔摩斯来到收容所正厅时,华生和拜格警官刚好进来,把这名冒牌的科尔比捉走了,而马勒小姐却以古阿斯医生出席紧急会议为由拒绝了华生的访问。当华生审问冒牌科尔比时,发现他是福尔摩斯装扮的……

  在开往伦敦的火车上,福尔摩斯与华生分析了整个案件,福尔摩斯认为案件的起源肯定在英国,但那里已经没有了线索,他询问华生接下来该去哪调查?华生回答“新奥尔良”(New Orleans),因为古阿斯医生收到了一封来自新奥尔良的假信件。于是,福尔摩斯决定前往新奥尔良寻找新的线索。

  第四章 血洗庄园

  几周之后,福尔摩斯与华生两人乘坐轮船来到美国的新奥尔良。刚走出码头,华生提醒福尔摩斯身上所带的美元并不多,需要去银行兑换现钞,两人沿着街道找到一家银行,门口的持枪守卫却拦住了他们,称老板布莱克出去收钱了,银行至少要等三天才能正常营业,福尔摩斯从守卫口中得知银行最近在出售宝石,但守卫不愿意透露更多的信息,福尔摩斯知道钱在美国是万能的,于是掏出一些现金来贿赂守卫,守卫则建议去找住在法国后裔区的樵夫施佩恩,他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根据路边招牌的指示,福尔摩斯推门进入对面的院子,穿过两间仓库和一间酒吧,沿着木桥一直走到小屋前,见到坐在屋前的樵夫施佩恩,他的确知道一些事情,但也不太愿意说,福尔摩斯只好又拿现金来贿赂,他才说出一名富翁的仆人在几周前出售了不少宝石,那名富翁叫阿纳尔森,住在东边的住宅区;还说出一艘大船曾在五天前的午夜抵达,当时有很多小船在搬运大船的货物。

  告别施佩恩后,福尔摩斯在途中遭到了小偷的抢劫,小偷拿着他的行李四处逃窜,而福尔摩斯则紧追不舍,刚追出仓库就被突然驶出的拖拉机挡住,只能推开旁边的门穿过,接着躲开两个来回摇晃的货物,从损坏的水车爬上平台。来到仓库院子时,大门紧闭着,小偷沿着右侧的木桥逃走,并推倒了沿途的一段木板,福尔摩斯只能利用前方的起重机荡到对面,然后将小偷写着“老马识途”的华人居住地。在里面,小偷爬到了楼上,福尔摩斯只好推开前方的两个箱子,乘坐着升起的电梯来到楼上,接着穿过数间屋子,翻越多间屋顶,不断往高处追,一直追到屋顶;之后,小偷突然往下跑,而福尔摩斯滑过钢缆、穿越搅拌机、滑下运输管道,一直追到警察局门口,几名迎面而来的治安官不但放走[ALi:PAGE]了小偷,还拦住了福尔摩斯和华生,并让他们出示身份证明,行李刚刚被抢的福尔摩斯自然是拿不出来,他被勒令明天早上离开,无奈的福尔摩斯只好抓紧时间去拜访阿纳尔森。

  来到东边的住宅区,福尔摩斯和华生四处寻找阿纳尔森的住所,而远处一名东张西望的女佣见到他们后便跑开了。福尔摩斯来到女佣所站的位置,前方是一座大庄园,规模看上像是阿纳尔森的住所,便摇动门前的铃铛,可是没人回应。这时,女佣走了回来,她向福尔摩斯哭诉起来,她叫尤拉,是对面格拉德家的女佣,她的哑巴弟弟大卫在帮阿纳尔森干活,但她已经五天没见过大卫了,他们以前每晚会在庄园的角落里见面。哭诉完后,福尔摩斯让尤拉带他去角落里看看。

  跟着尤拉来到庄园的角落,福尔摩斯拿出小刀撬门而入,里面是一间马厩,一匹马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似乎有五天没喝过水了。来到花园,别墅的正门锁上了,在经过别墅侧门时,路边的一只小浣熊随即闪进了花丛中。这时,福尔摩斯注意到侧门的台阶下有一小滩血迹,旁边还有几只脚印和拖拉物体的痕迹。顺着痕迹向花园小道走去,福尔摩斯又发现了几只沾着泥浆的脚印,由此可断定有人从花园小道进入,将尸体从别墅内拖到花园外,尽管对方试图将痕迹擦掉,但还是遗漏了一些血迹和脚印。

  进入别墅,福尔摩斯顺着痕迹来到客厅,一名男子倒在血泊中,死者的手指指甲上含有淤泥,可断定他是一名园丁。接着,福尔摩斯仔细调查着四周,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烟灰缸和几支抽过的雪茄,旁边倒下的凳子上也有血迹,估计某人坐在这里被谋杀;而附近的墙角下也溅有血迹,可判断出凶器非常锋利;火炉里有一张被烧毁的纸,似乎上面写着重要的内容;在酒柜里找到一瓶香槟酒,福尔摩斯想起了同名的樵夫施佩恩。来到走廊,地板上还有好几处的血迹,其中一滩血迹旁的脚印处还印着几个手指印,而客厅对面房间的门却被硬物卡住,暂时无法打开;接着进入阿萨摩特的房间,在床底下发现一些脚印,便拉开床位用小刀撬开地板,找到一粒红宝石。

  来到二楼的卧室,在床边的桌子上找到《新奥尔良之星》的脱页,上面画着一个时钟图案;打开桌子上的箱子,得到一个直径为18厘米的空心铁柱;在右侧的桌子上找到一封医生的信件,上面写明大卫无法说话的原因是心理创伤造成的,不过他拥有超强的记忆能力。此时,华生发现了藏在壁画后面的保险箱(需要调查以上所有的疑点),福尔摩斯根据时钟数字的提示,算出密码为1223-2424-3426,并用它打开保险箱,得到一把钥匙。

  随后,福尔摩斯拿着这把钥匙打开隔壁的房间,那是一间收藏室。这时,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似乎是从马厩传来的,福尔摩斯和华生随即赶了过去,可是马厩的大门却被锁上了,福尔摩斯拿起旁边的树干强行撞开大门,只见尤拉被人吊在屋梁上,华生跑上去将她救了下来,并帮她恢复意识。

  得知尤拉没事后,福尔摩斯返回收藏室继续调查,他发现挂在墙壁上的羊头缺了一只角,于是从办公桌上取来羊角镶回羊头上,羊头后方立即出现一张阿纳尔森的合照,而地板上也出现了一个暗格,踩上去会有机器声,福尔摩斯从阳台上搬来一盆柠檬树,将它压在暗格上。福尔摩斯还注意到桌子上的空心包装纸,他把空心铁柱放在上面,用包装纸包住,才发现包装纸的图案与墙壁上的巨幅油画如出一辙,而油画中的巨蜥眼睛里有一个小洞口,福尔摩斯便从花园水池旁找到一根铁棍插了进去,油画后方立即闪出一间密室。进入密室,福尔摩斯在桌子上找到一张阿纳尔森的记录文件、一封来自诺斯伍德机构的信件和一张露西的相片,而旁边的橱柜却被一个特殊的铁锁锁住了,附近也找不到开锁的钥匙。

  当福尔摩斯下楼时,客厅对面的房门突然开了,一名小孩躲在门后,见有人来便逃回房间关上门,福尔摩斯认为他可能就是大卫,于是跑到马厩将情况告诉给刚苏醒的尤拉,并让她劝说大卫。在尤拉的劝说之下,大卫终于打开了门,他似乎看到了整个血案的全过程,但是说不出口。不过,福尔摩斯也掌握了整个案件的经过,他认为凶手是仆人阿萨摩特,认为大卫看到了烧毁在壁炉里的纸张内容。之后,记忆力超强的大卫把纸张上的一连串数字抄录在黑板上,而福尔摩斯连忙将这些数字记录下来。

  送走姐弟两人后,福尔摩斯与华生来到花园小道展开调查,可惜前方布满了毒蚊子而无法前进,福尔摩斯只能返回别墅寻找驱蚊工具,他在卧室的书柜上找到两本书,一本是《奇幻捕猎传奇》,另一本是《路易斯安娜动植物志》,翻阅后者得知柠檬可用于驱赶毒蚊子,于是从收藏室内的柠檬树上摘得一只柠檬交给华生使用,毒蚊子很快就散开了。顺着痕迹继续往前走,福尔摩斯在途中发现一大滩血和连根拔起的树枝,并断定阿纳尔森拖到此处时恢复意识了,他拖住旁边的树枝来停止前进,阿萨摩特情急之下砍断了阿纳尔森的右手。来到河流边上,察看靠岸点下端被利器切断绳子,福尔摩斯断定阿萨摩特拖着阿纳尔森乘坐小船逃往了沼泽地。

  接着,福尔摩斯在返回别墅时从水池边摘取了百合、印加百合和野风信子三朵不同的花;在临走之前,福尔摩斯吩咐华生去救活那匹马,华生则拿着厨房的铁锅在水池里盛点水,直接喂给马匹,并趁它喝水时从它身下捡起一把锤子。之后,福尔摩斯与华生在街道上碰见巡逻的治安官,吓得两人撒腿就跑。

  回到码头小屋,那时已接近黄昏,福尔摩斯向施佩恩借船前往沼泽地,对方认为晚上太危险,建议明天再来,但福尔摩斯明天要被驱逐出境,因此必须今晚出发,施佩恩担心他们回不来,只好提出卖船,而身无分文的福尔摩斯只能另寻办法解决,临走时用香槟酒向施佩恩换来了一盏牛眼灯和几块木板。

  来到码头时,福尔摩斯想起相片中的露西曾在码头岸边的水上酒家出现,顺便跑进水上酒家向门口的女老板提出会见露西,女老板以为福尔摩斯要招妓,提出必须先付帐,福尔摩斯见对方误会了,便将身上的三朵鲜花扎成一束,改口称要送给露西。随后,女老板把露西叫了出来,福尔摩斯将庄园发生的情况告诉她,而惊讶的露西承认自己曾与阿纳尔森交往,并知道收藏室有一间密室,里面的柜子需要阿纳尔森手上的戒指才能开启。

  告别露西后,福尔摩斯返回庄园寻找戒指的下落,但阿纳尔森的右手却不翼而飞,福尔摩斯询问华生谁会拖走这只右手,华生考虑了很久才回答“浣熊”(Racoon)。根据《路易斯安娜动植物志》的描述,浣熊喜欢将肉叼回到[ALi:PAGE]自己的窝里,因此找到浣熊,就能找到阿纳尔森的右手,福尔摩斯从厨房拿来一块肉扔到树底下,浣熊闻到肉味后将它叼回位于楼顶的窝里。确定浣熊窝的位置后,福尔摩斯从马厩找来一些钉子,用铁锤将几块木板钉成一架梯子,并将它搬到阳台的屋檐下,福尔摩斯爬上楼顶,在浣熊窝找到一只腐烂的手,并从手中取下戒指。之后,福尔摩斯来到密室,用它打开橱柜,得到一笔现金和一把来福枪。正当福尔摩斯准备离开时,治安官也发现了庄园的血案,正打算上楼搜查,镇定的福尔摩斯立刻返回阳台,把梯子架在护栏上,沿楼梯爬下。

  两人逃回码头小屋,福尔摩斯用现金向施佩恩购得一艘小船,并询问对方如何尽快到达沼泽陆地,施佩恩提示靠岸点在旧浮标的后面,识别旧浮标的标志是蓝白间段的绳索。那天夜晚,福尔摩斯与华生划船赶到沼泽地,找到蓝白间段绳索的旧浮标后继续向前走,经过一块全是血迹的巨石。来到一棵垂柳树前,树上吊着的两具尸体却令来两人大吃一惊,正当他们准备沿左侧的河道继续前进时,前方有几只鳄鱼挡住了去路,福尔摩斯只好拿出来福枪,将右边的尸体击落,把鳄鱼吸引过去。然后,两人迅速沿左侧的河道划到尽头处,靠岸下船,发现阿纳尔森奄奄一息地躺在石桌上。这时,帐篷里冲出一名黑人男子,他试图攻击福尔摩斯,但被眼疾手快的华生抢先开了一枪,黑人男子立刻倒地不起。危险过后,福尔摩斯来到帐篷内,发觉里面的恶魔雕像与码头密室里的有点不同,双手之间突出了一块基座,他随即拿出小雕像放在上面,一本书却从触须里掉了出来,那是一本土著方言的古书。

  之后,两人将阿纳尔森带回了码头小屋,并跑到水上酒家喊来露西,而深爱阿纳尔森的露西打算照顾重伤的阿纳尔森,福尔摩斯顺便将剩余的现金来为露西赎身。这时,开往伦敦的船正驶进码头……

  第五章 古老的仪式

  在返回伦敦的航行中,福尔摩斯一直呆在船舱里研究古书的内容,连续四天的研究令他有点发狂,华生则劝他休息一下,福尔摩斯不仅拒绝了,还要求华生去破译那一串数字的密码,无奈的华生只好照着吩咐去做。

  回到住所后,福尔摩斯收到了哥哥麦考夫特的来信,他证实了黑色火绒草协会里没有印度人的踪迹,信中还提到古阿斯医生拍卖的宝石来自于洛切斯特家族,而刚刚意外身亡的洛切斯特美国妻子曾雇佣诺斯伍德机构去调查宝石的来历。看完信后,福尔摩斯向华生询问数字密码的破译结果,华生马上回答“56436 6134”(注意两个6之间的空格),这个密码花费了他好几天的时间。之后,两人讨论起那本古书,福尔摩斯记得巴恩斯对古文有研究,便前往书店请求他的帮助。来到书店,福尔摩斯将古书交给巴恩斯,而对方也很乐意地接受了翻译工作。在返回住所的途中,福尔摩斯见报童又在门口吆喝着,便走上前询问最近的新闻,得知最近有不少船只在苏格兰海域因暴风雨失事,福尔摩斯打算趁巴恩斯翻译古书之际去找份航海图来研究此次事故。

  随后,福尔摩斯乘坐马车赶到13号码头,向酒吧服务员询问何处能找到苏格兰海域的航海图,服务员想起自己也有一份,便拿出一把钥匙让他去储藏间里寻找。进入旁边的储藏间,福尔摩斯在最里面的桌子上找到一张洛切斯特在印度的相片和一份苏格兰海域的航海图,并根据大卫提供的数字密码在航海图上确定位置(纵:5.6436度,横:6.134度),这是一座岛屿,福尔摩斯从服务员口中得知那里是一座灯塔,以前曾是海盗的隐避处,同时也是不久前船只失事的风暴中心。告别服务员返回贝克街,等候多时的报童让福尔摩斯尽快去巴恩斯那里一趟。来到书店,已经翻译完成的巴恩斯向福尔摩斯叙述着书中的内容:在几千年前,一名牧师念动咒语乞求沉睡在海底古城的海中巨兽返回地面,并举行了献祭仪式,让各地区的代表念着咒语从石塔跳入海中,如果仪式完成的话,海中巨兽将会苏醒,并吞下整个地球。说到石塔,福尔摩斯想起了苏格兰海域的灯塔,他决定前去调查一番。

  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福尔摩斯与华生前往海中的灯塔。在接近灯塔时,有人从灯塔跳入海中的情景令两人顿时间毛骨悚然,不过福尔摩斯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怪的存在。来到灯塔前,福尔摩斯试图推门而入,但门上锁了,他只好在塔外寻找其他入口。在灯塔的不远处,福尔摩斯发现三个紧凑在一起的温泉喷气口,觉得它与《海盗传奇》里所记载的一样,根据书上的描述,向着远处的公羊小山走去,遇到的第一块石头就是海盗的隐藏入口。找到入口后,福尔摩斯从灯塔右边的雕像下拿来一根铁棍,用它来撬开石块;然后从附近的废弃木屋里找来一根绳子,把它绑在旁边的石块上,并顺着绳子爬进洞穴。由于绳子长度不够,福尔摩斯重重地摔了下去,身无大碍的他让华生呆在外面等待,而自己一人去寻找灯塔的入口。

  在洞穴里,福尔摩斯提着牛眼灯寻找前进方向,发现前方一个巨石挡住了去路,便从骷髅旁捡起一把匕首直接撬开巨石进入,不过匕首也被撬断了。来到洞穴大厅,福尔摩斯见高处有两个黑乎乎的东西,便走上前去看,途中不小心碰倒一具吊在半空中的骷髅,骷髅立即散落了一地。由于光线不足,福尔摩斯还是无法看清是什么东西,他看着头顶上的钢绳和铁钩,觉得可以借助它来照亮高处,于是将牛眼灯挂在铁钩上,再拉动墙壁上的钢绳升起牛眼灯,灯光从而直接照射在高处,可惜那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只是装着炸药的木桶而已。之后,福尔摩斯取回牛眼灯继续寻找灯塔的入口,他进入左侧的洞穴,翻过石堆走过木桥,而腐朽的木桥却突然断裂,虽然人没什么事,但牛眼灯却被摔坏了。借助着微弱的灯光,隐隐约约能看到左边有个洞穴,但里面一片漆黑,不知会有什么陷阱。为了安全起见,福尔摩斯决定弄个火把再前进,不过身上并没带到火柴。

  这时,福尔摩斯想起外面的华生,于是走到旁边的光源处使劲向外喊,可惜声音不够大,无法传到地面。为了让声音响亮一点,福尔摩斯从大厅右侧的洞穴里找来一个漏斗形状的铁器,用它来充当扩音器,这次成功喊来了华生,并让他扔下一盒火柴。得到火柴后,福尔摩斯寻找其他易燃物品,他在漆黑洞穴的旁边,从骷髅堆里捡起几根骨头;在洞穴大厅里,用折断的匕首撬开木箱,取得几块碎布;在大厅右侧洞穴里,从骷髅身上翻出一瓶装着97度烈酒的酒瓶;福尔摩斯用碎布包住一根骨头,再用烈酒淋湿,最后用火柴点燃。接着,福尔摩斯举着火把进入漆黑的洞穴,发[ALi:PAGE]现前方是一条深沟,没有其他的路可抵抗对面。同时,福尔摩斯也发现旁边的壁石凹凸有致,或许可以用炸药来铺平深沟。返回洞穴大厅,福尔摩斯从右侧的洞穴里搬来一块烂铁网,直接架在木桶下方的壁岩上,然后从散落的骨头堆中找来一瓶空酒瓶,再爬上烂铁网用它来装满炸药,并用一块碎布来充当导火索,最后放在深沟旁边的石壁上。随着一声爆炸,深沟立即被碎石铺平了。

  通过深沟来到铁闸门前,旁边放着一个轮盘仪器,似乎它是控制铁闸门的开关,福尔摩斯拿起地上的石头将仪器拉杆上的枷锁砸烂,但还是无法拉动拉杆,仪器上有两个大小不同的转轮,小转轮可以轻易转动,而大转轮却卡住了,福尔摩斯根据大转轮上的图案规律让它恢复正常转动(最里面的轮盘不动,转动外面三层轮盘,使上下方的图案一致,再转动外数第二层的轮盘一次,最后按下旁边的按纽),接着从深沟边上的骷髅身上捡起一条红腰带,用它缠起两个转轮,使其成为滑轮组,然后将拉杆拉下,铁闸门随即升了上去。

  进入铁闸门内的洞穴,地上有四个大窟窿,福尔摩斯将火把扔进窟窿(右边第二个)来判断窟窿的深度,并发现下方是一条地下水道,于是从轮盘仪器前取回红腰带,将它绑在窟窿旁边的石头上,并顺着红腰带爬下地下水道。来到地下水道,福尔摩斯淌过小水池,钻进右边的洞穴,一道紧闭着的木门却挡住了去路,门前的地板上有两个不同图案的踏板,一个为脚掌,一个为圆点,福尔摩斯认为这是瘸子海盗的双脚,从小水池旁找到一支假肢,然后左脚踩着脚掌踏板,右手将假肢插进圆点踏板,木门立刻被开启。进入门内,里面是海盗的藏宝室,金银财宝遍地都是,福尔摩斯又点燃一只火把,尽管眼前都是价值连城的财宝,但他不贪财,只是拔出了一把刀来防身。接着,福尔摩斯沿着洞穴来到地下河流前,由于间隔太远而无法过去,他只好借助顶部的缝隙喊来华生,让他扔下一块木头,而华生从旁边的山坡上找来一块木头扔了下去,恰好搭成了一座桥,福尔摩斯迅速走过桥,在尽头处沿墙梯爬进灯塔。

  来到灯塔内,发现眼前一片绿色,原来是地板上的火盆不断散发着绿色的毒烟,周围的墙壁上全是血迹,而中间是一个祭坛,摆放着三具无头尸体。这时,福尔摩斯顾不上侵袭而来的毒气,打开旁边的铁门,让门外等候的华生进来。看着不断扩散的毒烟,福尔摩斯觉得用水可以熄灭它们,于是迅速跑到废弃木屋外找来一个小水桶,从旁边的大水桶里装满水,将它倒进一个火盆里,毒烟果然停止散发了。这时,庄园血洗案的凶手阿萨摩特突然出现,与华生展开了激烈的枪战,福尔摩斯则趁机熄灭其他几个火盆。由于阿萨摩特刚好站在一个火盆的旁边,因此福尔摩斯无法上前熄灭它,不过他注意到顶部的箱子,便扳动楼梯下方的开关,让掉落的箱子砸翻那个火盆。

  当全部火盆被熄灭后,毒气也渐渐消失了,见势不妙的阿萨摩特逃到了灯塔上层,福尔摩斯追上去时注意到楼下的仪式图案。来到上层,阿萨摩特利用箱子的掩护不断发动攻击,无可奈何的福尔摩斯想起古书里的咒语,于是拿起地上的一块木板,用旁边的鲜血在上面画了一个五星图案,然后将这个五星图案对准阿萨摩特,并随即念动咒语,阿萨摩特立刻毙命。接着,福尔摩斯沿着楼梯向上走,用铁栓将门撞开,一名印度人也冲了出来,他与华生搏斗着,而福尔摩斯则在上面遇到了眼睛里镶着银球的独眼龙,两人也展开了激战。最后,福尔摩斯拿着倒将落败的独眼龙逼到了窗前,并威胁对方交出钥匙,独眼龙只提示了钥匙在同伙那里,只要他还活着就别想得到,就被推门而入的华生撞下了灯塔。福尔摩斯继续沿楼梯来到顶部,前方的木门果然上锁了。两人回到印度人尸体前,福尔摩斯询问华生印度人会将钥匙藏在哪,华生回答“胃部”(Stomach),福尔摩斯担心来不及阻止仪式的开始,但他似乎忘了华生是一名出色的医生。没过多久,华生就在印度人的胃里找到了钥匙。

  使用钥匙来到塔顶,一群蒙面教徒正梦游般地走向平台,准备葬身于大海,华生试图阻止,但对方根本不听使唤。这时,福尔摩斯发现站在塔尖上的洛切斯特,并不断劝说他放弃仪式,而洛切斯特不但没有理会,还反劝福尔摩斯加入他们的队伍。当洛切斯特说到“深渊之光”时,福尔摩斯才回想起古书里记载着深渊之光是控制教徒的关键,于是打算把灯塔点亮,让它来代替深渊之光。只见福尔摩斯从地上拿起一个空瓶,将它安置在蓝瓶的下方,接着转动中间的阀门,让空瓶代替蓝瓶,然后把蓝瓶安置在绿瓶的下方,也转动中间的阀门,让蓝瓶代替绿瓶。随着灯塔的亮起,那些梦游的教徒纷纷不受控制,前功尽弃的洛切斯特纵身跳下了大海,而浪潮也渐渐退了回去……


[展开全部↓]

相关攻略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