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物》超详细剧情及谜题攻略

来源:网络时间:2010-12-31

  ★剧情攻略部分


  芝加哥女特警Victoria。她正在在男友Richard的画廊里陪他监管一出新的油画展览会的布置工作,却接到电话说有新的命案发生。Victoria暂别男友驱车前往现成。


  第一章 解剖学的实习课程


  Victoria下了车来到案发大楼门口,看守案发大楼门口的Tate已经快冻僵了,赶快把咖啡递给他。他一边咒骂着这恶劣的天气,一边向她介绍了案件大致情形—这已经是第5起凶杀了,和以往一样警方接到一通匿名电话赶到现场,但是没有找到任何目击证人。Victoria的搭档Miller和验尸官Claire已经先一步赶到犯罪现场—就在入口处楼梯上右手边。


  在冰箱旁边见到了搭档Miller,看起来现场的样子让他刚刚呕吐过,显然作为办案人员他和死尸是没有缘分了,把咖啡给他并劝他说下次最好呆在外面免得呕吐物破坏了现场。Miller说道这次的被害者死在旧浴缸里,被冻在一大块冰中,目前Claire正在走廊尽头左手边的浴室里勘察,她要Victoria去帮她调查大楼的其他地方;说着Miller给了她一部照相机。


  来到浴室门口,Claire抱怨到只有她还愿意发疯似得在节假日还来工作,难怪缺乏人手,光是帮尸体解冻就浪费了不少时间。她要Victoria去帮她到其他房间里收集证据线索,提醒她一定要在取证前先拍照,并告诉她放工具的公文箱就放在厨房里。Victoria说自己没有权利做取证工作,但Claire说没什么关系,她还抱怨道Miller已经是第二次吐在她要调查的线索上了。


  到隔壁的厨房内,喝完自己的咖啡以后,拿起橱柜上公文箱里的工具,得到黑光滤光镜、鲁米诺试剂、胶卷、药签和镊子。把胶卷装进空的照相机内。


  Victoria在厨房旁边的一间房间内的墙壁上发现了几根毛发和一些纤维;先拍一张照片再用镊子小心取下。再来到走廊另一头,在地板上发现一滩血迹,留下照片后用药签取得血样;在同一个地点的墙壁上发现有异样,把黑光滤光镜罩在墙壁对面的灯光上,用鲁米诺试剂喷在墙壁,果然有人在墙壁用血刷出过“避难所”三个大字,照完相后取回滤光镜。进入右边的房间,如法炮制,得到另一份血样,而在这间房内墙壁上用血刷着的是“被扰乱的”。



  取证完后把收集到的东西放回厨房的公文箱内,回到Claire处告诉她吩咐的事已经办妥。Claire要Victoria在揭开盖在尸体头上上的布前先照一张相。Claire告诉Victoria她经过初步调查后已知死因是溺水身亡,身上多处被利器戳刺,内脏被挖出,被害者身上没有抵抗过的痕迹,很可能是在无意识的状况下遇害;但是她还是需要进一步验尸并检验Victoria取得的证据,详细情况需要等到验尸报告出来以后。随后Victoria揭开了蒙在尸体头上的衣服,死尸的惨状让她不忍一睹。尸体身上画满了奇怪的纹身,Claire说她感觉被害者是一个妓女;在她的钱包内有身份证,名字叫Cynthia Woods。又照了一张照片后Claire说可以不需要Victoria帮忙了,看她一脸的疲倦,还是先回去好了。临走前叫Victoria去验尸房问她要报告。



  Victoria出了走廊,招呼Miller回办公室去。正走到楼梯口没想到楼梯突然坍塌,幸好Miller及时一把拉住了Victoria。Victoria让搭档在楼梯口等候,自己去找寻其他出口。在墙壁上刷有“避难所”的走廊的一个角落里,从一堆废气的热水器上拔下一根铅管;来到冰箱对面的尽头,用铅管扳开封着门的木条,一脚踹开门来到小平台上。正好有一架梯子可以利用,可惜梯子太短拉的时候掉到了下面。不过这可难不倒身手敏捷的Victoria,她跳上了下方的平台,顺利地回到了大楼门口。这时正好见到Miller一边抱怨一边一瘸一拐地捱到自己的车里,不知道他怎么从楼上下来的,见他的惨状Tate大笑不止。Victoria聊了几句后也开着自己的4X4回到了办公署。



  在第下一层乘电梯来到8楼的办公室内。Miller要开始写调查报告了,要Victoria帮他去取Claire的验尸单,顺便把她照的照片放到走廊上证据筐里。来到自己的办公桌旁,电话里有一通留言,是Todd需要第2天早上就可以拿到完整报告。拿起桌子上的圣诞礼物和验尸房的秘码卡。把照相机放进走道上的证据筐后去乘电梯,迎面正遇上Tate,他对Victoria说Claire Ashby要见她。她好奇地问他后来怎么把尸体搬下楼的,他说是在楼梯掉的地方又架了架梯子,但那地方居然出乎意料地牢不可破。


  在地下2层电梯出口右手就是验尸房。Victoria用秘码卡一下居然密码不对。查看自己的文档里有一则留言说密码已经更换并写在卡片上。[谜题1:安全密码]


  在验尸间,Claire告诉Victoria虽然她还没有完全检验完毕,但是已经可以基本理出头绪:在被害人的血液样本中测出酒精浓度很高,并发现有Rohypnol的残迹,这就解释了为何被害人没有反抗的迹象。(Rohypnol:暂无中文译名,学名为氟硝西泮,一种麻醉性安眠药物;应是凶手投于被害人喝的酒精饮料之中。—译者注)凶手作案的全过程大致为:他在第一间房间内殴打被害人,遗留下的血迹被Victoria发现;随后将她拖至第二间房内,剥去衣物,进一步殴打


  第二章 延续下来的记忆


  Victoria祖父的记叙是那么生动,使她仿佛置身于1929年的布拉格。在巴黎的怪异案件再次激起了Victoria的祖父Gustav McPherson做私人侦探的兴趣。他刚回到布拉格就遇到了一系列连环杀人案件,被害者全是妓女,被害人数已达5名,并有2人失踪。


  在河边发现了最近一例凶杀的被害人尸体,Gustav就是在这里遇到了承办这桩凶案的警官Skalnic。这个人对Gustav还是比较客气,但是还是劝Gustav不要插手这件案子—没有多少人关心妓女的生死,即使破了案也没有什么荣誉可言。Gustav从他那里得知死因是颈部的大口子,此外胸口及前臂也有一些伤口;最奇特的是和其他所有的被害人一样,她的内脏也被取出,并且不知去向。听到这里Gustav再次观察了一眼被害人,心中不禁大异—除了在伦敦的开膛手奇案,他还真没见过有如此凶残的手法。Skalnic对尸检并不在行,他建议Gustav到一处旧教堂内找负责案件验尸工作的验尸官Emile Korona。对于现场Gustav也没有更多新发现,只是从现场无大量血迹这点推断这里并非是凶杀的第一现场。又客气了几句后Gustav告辞离开,同时觉得与Skalnic以后也不会有进一步的合作了。


  在河边几步只外站着的是Kazimir Stasek,以前在不少案子中给Gustav提供了有益的帮助。他的眼睛肿了起来,据他说是昨天晚上见到有人在骚扰女士,他上前阻止时冷不防被狠狠地揍了一拳,那人现在已经被捕了。问到案子时,他也说没有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这一系列凶杀始于三周之前,那时Gustav尚在国外,他的情人Ida Skalickova非常担心她姐妹们的安全,便委托他回来调查案件。Stasek的新任上司Skalnic虽然名声不错,但是不知是不信任手下能力还是其他原因,从不和下手们分享有价值的线索;所以Stasek也只知道所有的被害人都是在第二现场被发现,但奇怪的是发生了那么多起案件竟然没有找到一个目击证人。


  Gustav说他还要去见委托人便告辞了。再过去几步见到了他的情人Ida,谈了几句后她问到委托费的事,Gustav虽然极不愿意拿她们的钱,但是顾及到Ida的自尊他搪塞说一切等案子办完再说。从Ida口中得知被害人名叫Frantiska,但是她们之间并不熟悉,所以她向Gustav介绍了Frantiska生前的一个密友Milena。Milena因为好友的死非常伤心,不时抽噎着,但是她很愿意协助Gustav的调查工作。Ida和她商量了几句后为了不打扰谈话便走开了;这时在街上不远站着的一名男子眼见Ida向他走来便立即离开。Milena告诉Gustav她的密友Frantiska从小在一场事故中父母双双亡故,只得进了孤儿院,在那里她们成了好朋友。她和Frantiska都只接她们熟悉的常客,所以也没有听到她死前提到过特别的或新的客人,她们的常客中也没有人有暴力倾向。Gustav在Frantiska身上得不到有用的线索便问她是否还认识其他被害人。Milena说的确有一个叫做Anezka的女子最近失踪了,虽然她和另一个妓女Apolina一样任意接客,但是也没有听说过她提到过很特别的客人。Gustav想到也许可以向Apolina打听一些消息,Milena告诉他可以在公园内找到她,因为除了几个密友她不允许其他的妓女去公园找客;走前Milena还说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公园里找到她。


  Gustav想到了Ida,她是那么温柔,即使有过一个不堪的童年,但她还是一直积极乐观,乐于助人;所以他始终钟爱着她。不过案子还是需要调查,Gustav问她哪儿可以找到验尸官Emile Korona;虽然Ida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她认识那个老教堂的路,于是她给了Gustav一张地图,把教堂的位置标了出来。Gustav听说Ida最近经常呕吐,劝她尽快去看医生,还叮嘱她不要一个人在街上逛;虽然Ida知道Gustav关心她,但是对他的罗嗦有些不耐,就催他上路。


  在去教堂的途中,Gustav经过一家女内衣店时,听见一个叫Peter的傻大个在跟他的老板Otakar Kubina报告说Gustav在跟妓女们谈话,他就是刚才在偷听的家伙。Gustav知道Otakar的店只是表面文章,他是这一带的皮条客,还开着几家酒店;因为Gustav的原因Otakar失去了Ida那么好的舞女,他恐怕对Gustav恨之入骨了。从谈话中Gustav得知Otakar要Peter给自己一点颜色瞧瞧,可是这个Peter比他已经入狱的兄弟笨太多了,居然还要Otakar跟他解释什么叫给点颜色看看;要不是Otakar的生意被警察盯上,他早就去把他兄弟保释出来了。


  Gustav来到残破的旧教堂,室内充斥着血腥和腐肉的恶臭,地板已经被染得血红—昔日的殿堂已成了验尸间。年老的验尸官Korona正在专心于他的工作,Gustav叫了他好几声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位老先生有听力障碍,据说他是战争时期的军医,一次搬运伤者时拜一颗炮弹所赐几乎成了聋子,讽刺的是三周后战争就结束了。听到说是Skalnic介绍来的,Korona便对Gustav透露一切详情:这名死者死于颈部的伤口也是他从前一名被害人的尸检推出的结论,前一名死者死于第一现场,从伤口的出血量推断出所有的被害人的致命上都是颈部伤口;但是不同的是前一名死者是被凶手从背后攻击的,虽然那具尸体现在


  第三章 戴着礼帽的独行者


  Victoria正看得入迷,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Claire打来的,她听上去不太好;原来她刚刚和女儿Samantha打了电话,可能闹了些不愉快。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哪个女儿愿意自己的母亲在圣诞节还出外工作;Victoria有时觉得Claire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这可能不免使得Samantha有些嫉妒。Claire心情不太好,想找你聊天解解闷,她告诉Victoria自己手头还有些工作需要做,想让她到停尸间来陪陪她。Victoria爽快得答应了。


  Victoria前脚刚踏进停尸房,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色人影按动了电梯的开关…… 一进房间没见到Claire的人影,见到的却是台上盖着尸体的布以被移开,一条可怖的大口子将尸体的腹部划了两爿。Victoria正自惊异,Claire冲了进来,惊呼到“亲爱的你干了什么好事”。Victoria一时手足无措,说她也以为是对方的杰作。Claire立刻反应过来是有人闯进过这里动了手脚,她立即让Victoria去监控室监视所有的出口。监控室就在电梯对门,Victoria一眼就在屏幕上见到一个黑衣人向停车库出口走去;她飞奔到自己的4X4里,追了上去;人腿毕竟比不上轮子,Victoria霎时就赶上了神秘人把他避到一条小巷内。对方却不慌不忙,从侧道楼梯攀上了屋顶。Victoria追了上去,却不见他的人影。万籁俱寂之中一群惊鸟引走了Victoria的注意力;这一分心不要紧,黑衣人倏然出来,一拳把Victoria差点砸晕过去。她最后只见到那银色的面具望了自己一眼,很快便消失在夜幕只中。Victoria长吁一口气,也只得先回警署再说了。


  Victoria回到停尸间,遗憾地告诉Claire她没能逮到那个不速之客。Claire安慰她说人没事就好,她然后说那个人来到这里后把她缝合的尸体腹部的伤口扯开,在里面塞进了一张年轻女子的照片,在照片背后还写着“下一个”,这张照片她还需要送去检验部分进一部检验。Claire刚才已经通知楼上的人下面发生的事,上司Todd看起来相当不快,他还要Victoria立即去他办公室说明情况。Victoria想问问Samantha的情况,Claire说那事不要紧,可以先搁一下。


  Victoria刚来到8楼办公室又接到男友Richard打来的电话。原来Victoria匆匆离开画廊后就再也没回过电,他有些担心。Victoria告诉他她只是突然接到案子,办到现在非常累了。Richard希望她能过去陪他一起看看展览品,然后休息休息,可惜Victoria现在实在脱不开身;Richard似乎对美术品展览会异常热衷,一个劲得跟Victoria说他是如何如何认识了一群芝加哥大学美术部的人,又是怎么怎么在拍卖会上得到了大量一个Mark Ackerman的作品,准备用那些画开个展览会…… Victoria听得实在不耐烦了,只好跟他说她非走不可。进了办公室Todd就在门口出现了,他一拍门框光火到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叫Victoria跟Miller马上进他办公室说说清楚,说完就进了办公室,丢下一句话叫Victoria顺便帮他泡杯咖啡带过去。Victoria看Miller还要写那份报告就说先替他顶着;Miller告诉她第4和第5起案子的比对工作已经有了眉目,他想先透露给Victoria,等下等她挨完批后跟她细谈。
  Victoria来到外面走廊尽头右手的休息室内,拿起上司放在桌上的咖啡杯,到外面的咖啡机上冲了一杯,拿进Todd的办公室里。Todd见到Victoria只有一个人来颇为恼火,但是也懒得再去叫Miller了,就问她今天晚上的意外,Victoria如实报告说身份不明的人逃走了,在追捕过程中开过一枪;至于案件的进展,除了最新得到的疑为下一名被害人的照片外一无进展。Todd说Claire已经去调查那张照片,希望尽快找出照片上的女人;此外他还叫Victoria暂时别插手这件案子,Victoria听了之后非常气愤。来到Miller桌旁把Todd预备接手这件案子的坏消息告诉他,并问及他的新发现。Miller说Victoria关于最近两起案件中被害人认识凶手的猜测有可能得到支持,因为他在整理Claire的报告时,看见被害人钱包中有一张照片,上面除了被害人外还另有一男一女;他记得在第4起案件中他曾讯问过照片上这个叫Vaclav Kolar的男子,他是一个大学的助教,回去翻了一下档案果然得到确证;此外这个人的名字也没有在前3起案件中出现过。Victoria觉得既然他已经接受过一次Miller的讯问,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紧张,也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决定独自一个人前去调查;Miller同意了她的看法,把那人的地址输进了她车里的导航通讯器上。Victoria走前建议Miller最好去调查一下Claire手中下一次被害人的照片,还有照片上与Kolar在一起的女子。


  Victoria驱车来到校舍,在二楼楼梯口对门就是Vaclav的房间。他开始对Victoria的讯问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他是第4名被害人Natalie Kenworth的辅导老师,因为她主修的犯罪学有些问题,所以经常会到这里请他指教。Victoria问到他是否认识Cynthia Woods,他开始想不起有这个人;直到Victoria给他看了照片,他才认出那是他邻居Mia的朋友,而Mia就是照片上另外一个女子。他说与她并不熟悉,只有在聚会上和走道里偶尔见到过两次。听说这个人已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