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质量效应攻略>游戏攻略

《质量效应》剧情了解之三 银河总部

来源:游民星空时间:2011-09-05

[前情提要]
●序幕[更新]:尋找信標(Prologue: Find the Beacon)
○告知Joker駛向銀河總部太空站(Speak to Joker)

薛普德(Shepard)在伊甸星被信标炸昏后,被凯登(Kaidan)与雅旭莉(Ashley)扛回诺曼第。过了十数小时,薛普德才辗转从医务室醒来...


 

 

      身为诺曼第号舰长的安德森上校,手下出了意外当然要来探视一番。虽然简金斯下士的死亡令人遗憾,不过当薛普德得知雅旭莉被转调到诺曼第上时,心里却宽慰不少。
  安德森上校指出那名特遣精英--赛伦.阿特瑞鶚斯反叛的严重性后,事不宜迟,要儘快赶去银河总部覲见议会代表,先设法揭发赛伦的罪状,让议会拔除他特遣精英的身份,才能缉兇归案。
前往舰桥告知Joker行动前,薛普德看到雅旭莉在医务室外的餐厅等待著。
「少校,很高兴你平安无事。」雅旭莉也说出了被转调到诺曼第上的不安。她以为如果简金斯没有阵亡,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被调任至此。薛普德还没机会调阅雅旭莉的个人档案,但光凭她在伊甸星的表现,他就觉得雅旭莉可以成为诺曼第的一员。薛普德的肯定,这才让雅旭莉露出浅浅的微笑
「在伊甸星发生的战斗相当惨烈,」薛普德问道,「妳还好吧?」
「之前我也遇过同袍阵亡,加入陆战队后有些事总是避不掉;」雅旭莉低下头来,「可是眼睁睁地看著我整个小队被歼灭,还有那些被屠杀的平民...,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薛普德想起自己在阿库兹的遭遇,被沙虫(Thresher maws)包围的72小时,没有人能忘记这种惨事,他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走出阴影,但他不希望伊甸星的事件对雅旭莉造成太大的负面影响。

质量效应

「威廉斯,没有妳的话我们就无法阻止桀斯族炸掉殖民地了。我很高兴妳能到加入诺曼第。」薛普德说道。
「谢谢你,少校。」这番话让雅旭莉觉得很高心。

别过雅旭莉,薛普德来到舰桥,Joker正把诺曼第驶向通往银河总部的量能转继站。
薛普德虽然随著联盟舰队进行过不少异星调查任务,也曾经造访过巨蛇星云(Serpent Nebula)内部,然而他从未进入银河总部太空站,只知道那是银河各族代表的聚集地,在18年前,也就是2165年,人类才开始在此设立代表处,派任大使;而长年在殖民地任职的雅旭莉,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巨型宇宙构造物,直盯著观景窗嘖嘖称奇。倒是凯登好像见怪不怪似的,正在用全像记录器下载一些资料。
「亚兰寇,你来过这里吗?不然怎么连那艘旗舰叫什么名字都知道?」雅旭莉问。
「我喜欢阅读,」凯登把複製好的资料碟交给薛普德与雅旭莉,「这是银河总部太空站导览手册,还有七大外星种族礼节指南,应该蛮实用的,我想上校不会希望我们在那里闹笑话。」

质量效应


薛普德开啟档案,直接跳到「银河总部太空站」这个条目,看到那五片瓣状的延伸区,底部皆与管委环廊(Presidium)接邻,而环廊的中央就是一座议会塔(Citadel Council Tower),儘管议会塔比起四十多公里长的瓣状延伸区实在是非常小,但议会塔里所做出的决策却牵动著整个银河社群。要怎么说服议会代表呢?赛伦是因痛恨人类所以才要联合桀斯族攻击伊甸殖民地吗?还是因为信标呢?赛伦拿到信标里的什么讯息呢?薛普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突然间,薛普德发现眼前的五片瓣状影像变成一片血红,就好像自己在伊甸星看到的幻象那样。

「少校?」雅旭莉看著一时失神的薛普德,示意该準备和安德森上校一起离舰。
薛普德再低头看著手上的全像投影,一切正常,他关闭了记录器。

●银河总部:揭发赛伦的恶行(Citadel: Expose Saren)

○前往银河总部的议会塔(Go to the Tower)

虽然地球联盟大使乌迪那向银河总部议会提出对赛伦的指控,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要扳倒最强的特遣精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银总安全部(C-Sec)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话,人类就得要自立自强了。当联盟大使乌迪那与安德森上校离开后,莫名其妙被刮一顿的薛普德,决定急事缓办。
「少校,你在想什么?」雅旭莉看著低头的薛普德。
「我在想是不是该来个太空站一日游,」薛普德故作轻鬆,「说不定我们被讨厌之后就没机会再到这种地方来了。不如到议会塔之前先四处走走吧!」
「凯登?你说呢?」雅旭莉看到凯登已经自顾自地用起大使办公室里的终端。
「那我建议先在管委环廊绕一圈透透气,导览手册上说那里有不少纪念物可以参观;」凯登边说边登出终端机,「我找到一份联盟巡逻舰队的报告,说不定少校会想看看!」

质量效应

◆不寻常的读数(Unusual Readings)
在地球联盟大使办公室里有台终端机,调查内部讯息后,看到一份联盟巡逻舰队的报告,指出侦测到在阿哥斯17星团(Argos Rho cluster)里的九头蛇星系(Hydra System)有些异常的能量读数。然而短期内并没有其他巡逻舰队会被再派遣到该区域,看来是诺曼第有空可以造访的地方。
◇调查九头蛇星系(Investiagte System)→需等到取得诺曼第后才能进行。

*太空站参观札记#1-沃尔人(Volus)与艾科人(Elcor)的大使办公室*

质量效应

他们一行三人逛到了乌迪那大使隔壁的办公室,雅旭莉很惊讶薛普德竟然可以这么自然而自地与外星人攀谈起来。艾科大使的温文儒雅和沃尔大使的刻薄嘴脸形成了强烈对比。沃尔大使对银总议会特别「关照」人类有所不满,他认为沃尔人加盟银河总部已超过两千年,并且是阿沙里人以外散佈最广的经济实体,许多重要的银河金融机构与贸易组织都是沃尔部落主持,然而他们一直没有办法成为银总议会的一员,眼看现在人类就要后来居上了,因此,沃尔大使对薛普德没给什么好脸色。

「我向来都分不出来外星人和猫狗等动物有什么显著差别...」雅旭莉嘀咕著。凯登把雅旭莉拉到一旁,免得大使们听到这些冒犯的言论。
「至少猫狗无法表演哈姆雷特,但艾科人却可以,妳看--」凯登指著导览讯息上一则公演内容,预告艾科演员将特别使用微妙的肢体与气味语言演出这齣莎翁名著悲剧。由於艾科人的肢体与气味语言难以理解,往往会造成其他种族的误会,所以他们不得不在与他族沟通时,直接加上情绪语气来表达立场。
「莎翁在天有灵一定会哭泣的!」雅旭莉大嘆。

「状况很严重;我的情绪很紧张;我的仕途就要完蛋了;这都是那个阿沙里神女(Asari Consort)的错!她竟然把我的秘密给讲了出去...」办公室里的另一名艾科外交官(Xeltan)抱怨著。
「阿沙里神女?」这对薛普德而言是个陌生的名词。
「我感到奇怪,你不知道她是谁吗?你一定是新来的,银总太空站上人人都知道神女夏伊拉(Sha'ira)是谁,从这里看去,她办公室就在桥的对面。不过她的事我不想再多说了。」艾科外交官用粗壮的前肢指了指窗外。

*太空站参观札记#2-亚维纳虚拟智能终端机(Avina Terminal)1号*
 走出大使办公室,接待处的阿沙里人很快就认出薛普德的身份,并建议可以使用亚维纳终端机(Avina Terminal)来进一步认识银河总部太空站。虽然虚拟智能(VI)这种介面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不过它可以快速地对银河局势做一简述,就当做温故知新听一听吧

质量效应

加盟银河总部的各式星际种族可粗分为两类,其一是议会种族(Council Races):必须提供银河总部足够的维安武力,或曾经对银河事务有重大贡献者,目前只有阿沙里共和体(Asari Republics)、萨拉邦联(Salarian Union)、图瑞帝国(Turian Hierarchy)三族;其二是非议会种族(Non-Council Races),包括地球联盟(Systems Alliance)、沃尔人(Volus,以经济实体交换图瑞帝国的保护)、哈纳人(Hanar)、艾科人(Elcor)、奎利人(Quarian)等。然而上述的种族之外,宇宙里仍有许多不属於银河总部的星际种族,例如界神星系(Terminus System),对银河总部採取中立不往来或敌对的态度。

最早发现银河总部太空站的是阿沙里人,她们的价观值是相信宇宙生命为一体,倾向与其他种族发展出合作的关係,因此当以科技与情蒐见长的萨拉人,因量能转继站而找到银河总部太空站时,阿沙里人便向萨拉人提议成立议会(银河总部议会,或称银总议会)做为银河共同事务的决策机构;而距今约1200年前,由於图瑞帝国襄助银河总部平定寇罗刚人叛乱事件(Krogan Rebellions)有功,便被邀请成为第三个议会种族,并以其强大的军事武力,成为银河总部舰队的骨干。

「我以为那个接待员是扫描证件才认出少校的。」雅旭莉侧过身对凯登说道,她点了一下全像记录器上的导览资讯,在地球联邦名人录上看到了薛普德少校的名字。
「不过我想他不会很喜欢自己的名字总是和巨型沙虫(Thresher maws)併列在一起。」凯登儘量小声地回答。

雅旭莉点开「阿库兹事件」的条目阅读。6年前(也就是2177年),人类第一次真正遇上巨型沙虫,阿库兹殖民地几乎被吞没;沙虫是一种本体在深埋地底的巨型捕食者,攻击猎物时只有头部与触脚会衝出地表,因为它是行孢子繁殖,故可寄附著在星际探险者的交通工具上,播散到不同星球,换言之,任何被孢子沾染过的地方,都可能长出一整巢的沙虫,就算该星球环境恶劣,孢子型态的沙虫可以蛰伏千年;虽然人类从银河总部生物资料库得知沙虫的存在,也在佈署新殖民地之前,会预先使用侦测技术扫描地下是否有沙虫活动的迹象,然而阿库兹殖民地的悲剧还是发生了,起初是殖民先遣小组失踪,而后是被派去调查的陆战队员及整片殖民地被摧毁,唯一进到沙虫肚子里还能活著爬出来的人,并让整巢沙虫互食自残的就是薛普德。

「不会吧?还有《沙虫与我》、《沙虫魔堡》、《沙之虫》这些以少校为主角的小说?」雅旭莉问凯登。
「妳大概是不看外星文学作品的,那三本合称《沙虫三部曲》,其实...」凯登看薛普德走了过来,立刻闭口不谈。
「你们聊什么聊得那么起劲?」薛普德问,他刚才转过身时看到雅旭莉急急忙忙地把全像记录器关上。
「少校,我们只是在预习一些外星生物的基本情报而已。」凯登答道。
「包括沙虫吗?」薛普德问雅旭莉,「我的听力和沙虫一样好。」
「我不知道少校是这么有名的人。」雅旭莉不好意思地说。
「那都是联盟军事的宣传品,」薛普德摇摇头说,「找了几个作家找我访谈,然后添油加醋,妳可千万不要当真。」

*太空站参观札记#3-C-Sec总部的执行长帕林(Executor Pallin,C-Sec HQ)*
由於银总议会下令,告发赛伦一案要交由银总安全部(C-Sec)进行调查,先前亚维纳终端机提到C-Sec总部,就在前面不远,可以在总部里找到执行长帕林(Executor Pallin),薛普德决定去拜访一番。然而,初始的交谈就不怎么愉快。

质量效应

银总安全部是银总议会辖下的正式维安警力,目前约有20万个来自各族的优秀警军界人士组成,名义上是自愿加入,但事实上是银总议员或各族大使所推荐的代表,这些人可以说是一时之选。现任的执行长帕林是非常典型的图瑞人,重视纪律、荣誉、规范与位阶,当然,也包括不喜欢人类在内,毕竟「314转继站事件」(即人类史的上「第一次接触战争」),对图瑞帝国来说其实是莫大的侮辱,他们在佔领人类的夏辛(Shanxi)前哨站的过程中吃了很多苦头,基於不和同样敌人交手第二次的原则,图瑞帝国原本要发动更大规模的攻击,不料银总议会竟然介入调停,在阿沙里共和体与萨拉邦联的坚持下,图瑞帝国只好撤兵,毕竟阿沙里丰富的外交资源与萨拉的绵密的情报网络,对图瑞帝国来说也相当重要,没有理由为了突然冒出的新种族而撕破脸。
  人类被邀请加盟银河总部后,帕林很快就明白银总议会意图,人类是个积极进取的年轻种族,对於新科技、新文化的接受度很高,也把冒险犯难是家常便饭,正好适合用来拓展银河总部的领域。

「就我看来,人类算是银总议会的新宠物,已经得了很多其他种族都没有的好处,不过那不代表我必须也要喜欢你们。」帕林说著。
「但事实上人类被分配到的殖民地范围总是在最危险的地方,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所谓唾手可得这种好事。」薛普德反驳。
「是吗?先想想你今天是搭什么船进太空站吧!」帕林动了动他面颊外顎鳞。薛普德知道帕林是指诺曼第(SSV Normandy)的船体设计与引擎结构是改良图瑞战舰而来,这个计划是由银总议会提出赞助的。
「地球联盟并没有白拿图瑞人的技术,我们花了相当於一艘无畏级重型巡洋舰的价格才换得你们点头同意。」薛普德相信数字会说话。
「嗯哼,」帕林不置可否,「少校,我不是个很閒人,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就快问吧!」
「我想知道关於赛伦的案子,银总安全部是不是...」薛普德有些担心如果同样是图瑞人的帕林有所偏袒的话,对之后的审讯会就非常不利
「很抱歉,我不习惯把还在调查中的案子摊出来谈,」帕林停了一会儿,语重心长地说「不过,你我都知道赛伦已经失控了,但因为他有特遣精英的身份,所以银总议会根本不愿意承认他的行为有问题,质疑他就好像质疑议会的权威。正式的维安警力就算有所受限,就算会有害群之马,都可以循制度去改善,然而当特遣精英这种法制之外的存在出现问题时,根本难以处置!」
「银河间的和平需要这种人才能维持吗?」帕林的问题令薛普德小感意外。
「幸好并不是所有的特遣精英都像赛伦那样。」薛普德回答。
「没错,但不设限的权力总依旧是问题的根源。」帕林说。

三人要离开时,凯登把在帕林办公室的终端机里找到的一则传讯交给薛普德。

◆奇怪的传讯(Strange Transmission)

从帕林办公室的一台终端机上,找到一段异能者社群间的传讯,有人宣称「异能者」(Biotics)必须自我团结,不要在再忍受一般人的误解与歧视,并请收到讯息的「异能者」前往到霍金7星团(Hawking Eta cluster)世纪星系(Century System)集结。
◇找寻异能者社群(Find the Commune)→需等到取得诺曼第后才能进行。

「误解?歧视?」薛普德问凯登,「看来要请你这位专家来解释一下了。」
「就我所知道,异能者在银河各族间的人口比例差异很大,」凯登说道,「像很多阿沙里人都有这种天赋,在图瑞人里就不怎么常见,至於寇罗刚人的话更是稀有;而人类一直到2151年以后,才知道曝露在零元素(Element zero)的照射下,可以获得异能。」
「2151年?你是指当年新加坡国际太空港的零元素货柜外溢事件。」薛普德想起这则在他出生以前的旧闻。

 公元2148年,人类在火星发掘出波西恩遗迹时,也发现了一些被精炼过的零元素,根据解译波西恩文献的结果,人类将零元素导电后即产生了量能场(Mass Effect Field),藉此开发了超光速引擎,也同时了解到可至脉衝星或即将迈入超新星阶段的星球去开採零元素。2151年,一场看似巧合的「意外」,一个满载零元素的货柜坠落在新加坡国际太空港,当时是尘状形式的零元素便随之散佈至太空港后方的社区,凯登的母亲正怀有身孕,因此凯登在出生前就被零元素照射过。和他有同样遭遇的小孩,大约30%都得了脑瘤或其他癌症,然而该事件中的少数孩童却在六岁左右显露出异能者的初阶能力--念力移物。而后便有军方研究单位针对这些孩童加以追踪研究,甚至训练,凯登正是其中的一员。

「学习利用大脑脉衝控制暗能量并製造量能场,对大多数人类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凯登指著颈背上方,「有潜能是一回事,但要能发挥异能的实用性,我们都得在后脑杓加装植入物才行。但不少研究报告都指出,这对人体的身心有相当程度的损害。」
「损害?」雅旭莉打量著凯登。
「嘿,不要这样看我,我最多只有偏头痛而已。」凯登苦笑。
「不过新加坡太空港的意外受害者,不可能是全部的人类异能者来源吧?」薛普德问。
「长官,这就是敏感的话题了,」凯登答道,「只要你能设法在神经结注入微量的零元素,异能者是可以被后天製造的,不少研究单位都在私下搞这种事,不过因为都缺乏明文规范,异能者发生心理或生理上副作用时,通常是无人闻问的。或许,才会有像异能者社群这种自救会存在。」


*太空站参观札记#4-使节会客厅(Embassy Lounge)*
在一群外星人里难到遇到熟面孔,薛普德一行人在会客厅一角看到诺曼第的一名成员和其他两名联盟士兵在閒聊。

「别听信谣言,神女绝对不可能把她客户的秘密泄露出去,那是违反职业道德的!」一名士兵似乎极力捍卫阿沙里神女的名誉,「而且神女和在殖民地上那些女孩们比起来,根本是天壤之别。她实在是....」
「你看你,一说到神女,你就扭捏成这个样子,你又不一定要和她怎么样,如果你喜欢的话,和她说说话就可以了。」另一名士兵说道。
「少来了,贾斯,你真的只是想和她说说话而已吗?」
「我可没这么说喔!」
「嘿嘿!我就知道!」


「阿沙里神女?」薛普德不禁打断那三名士兵的閒聊,插话一问。
「做啥?」士兵一回头看到是薛普德少校,立即行礼致意,「噢!少校!我有什么可以为您劳效的吗?」
「放轻鬆,这不是例行视察。」凯登解释。
「我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薛普德问。
「啊,这个...噢...,」士兵支支吾吾,「她是在这太空站...提供...嗯...帮助人们...解决某些事的人。」
「弗莱德瑞克斯,其实你从没看过她本人吧?」凯登认为这名诺曼第成员,不过是从太空站导览资讯里看到那则关於「神女事务所」的广告而已。
「我...呃...,我当然没机会看到她,光是预约面谈的机会就要花掉我半年的薪水。」这名叫弗莱德瑞克斯的士兵讲得相当羞赧。

质量效应


稍后,薛普德才从会客厅吧台的酒保口中,得知「神女事务所」的客户几乎是各族的外交官、商业领袖,不然就是大使、将军一类的大人物,在社交圈中相当有影响力,但也很受人尊敬。这下子薛普德更是好奇想要一探究竟了。

*太空站参观札记#5-亚维纳虚拟智能终端机(Avina Terminal)2号*

质量效应


薛普德三人一路参观来到了议会塔入口处,不过先不急著进议会塔(Citadel Tower),附近还有许多有趣的景点还没逛完呢!使用亚维纳终端机2号后,它介绍了竖立在水池中的量能转继站缩尺模型(Raley Monument),以及在一旁做面板维修的看守者(Keeper)。这个谜样的量能转继站缩尺模型是在阿沙里人发现银总太空站时就存在的,但其用意为何,眾说纷云,一般认为是波西恩族建造太空站后留下来的象徵物,不过为何在偌大的太空站里只置了一只纪念模型,仍然是个谜。然而,让薛普德更费解的是,那些看似像虫子的看守者,竟然是维持银总太空站运作的关键角色!

「所以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些不和其他种族沟通的守护者,是怎么维护这个太空站,又为什么在议会塔附近分佈最多吗?」]薛普德向亚维纳终端机输入他的疑问。
「研究者相信议会塔内部应该有一个太空站的控制核心,只有看守者能够自由进出做必要的操作与维修。」亚维纳解释道。
「牠们看起来像是有机生物...」雅旭莉凑近去瞧那隻背著维修背包的看守者。
「请不要乾扰看守者的例行维修作业,太空站的维生、能源、与重力等重要基础系统,都有赖看守者的不断保养,任何人乾扰或危害看守者的安全,都是严重违反银河总部太空站的规定。」亚维纳不带情绪地提出警告。
「如果他们是有机生物的话,应该也会老化或死亡吧?那太空站如何能保持足量的维修人力?」薛普德问。
「目前没有人研究出源源不绝的看守者是来自何处,但有科学家推断看守者是遗传工程的製造出来的生化人,它的製造基地可能就在我们目前无法进入的太空站控制核心。」亚维纳解释道。
「这个太空站也未免太浑然天成了,就好像糖果屋一样。」雅旭莉摇摇头说。
「是怕有巫婆把妳宰来吃吗?」凯登问。
「糖果屋?巫婆?」薛普德满头问号。
「长官,那是十九世纪的格林童话,讲述森林里有个巫婆用麵包和糖果做成房屋,专门骗小孩子来养肥然后吃掉。」凯登马上补充说明。
薛普德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自己果然是个没有童年的人。

*太空站参观札记#6-巴尔拉.冯的银行(Barla Von,Bank)与戴兰尼德的商店(Delanynder's Emporium)*

质量效应

巴尔拉.冯(Barla Von)很快就说出薛普德的来历,对从事私人金融服务的他来说,并非难事,他的客户都是管委环廊(Presidium)里的精英份子,掌握这些知名人物的动态情报是做生意的基础。巴尔拉.冯的专长是为客户不著痕迹地快速调度大笔资金,许多政治人物、大使代表,甚至特遣精英都是他的常客。

戴兰尼德的商店(Delanynder's Emporium)是管委环廊里唯一可找到的一家;相较於昂贵的商品内容,薛普德对哈纳人(Hanar)奇特的型体与说话方式比较感兴趣。哈纳人的母星卡洁(Kahje)是一个90%被海洋覆盖的行星,所以哈纳人看起来比较像地球水母的进化版本。哈纳人在文化上以过份有礼著称,他们的母星上充满著波西恩族的遗迹,因此他们宣称自己文雅有礼的语言是受到「啟蒙者」(Enkindlers,即一般所谓的波西恩族)的教导,并以推广这种有礼的语言至其他各族为自我期许。哈纳人的说话方式除了过份有礼之外,另一项特徵就是不对一般人使用「真名」(Soul Name)与第一人称「我」,而以「表名」(Face Name)与「这个人」取代指涉;他们只有与家人或密友交谈时会使用「真名」与「我」。


*太空站参观札记#7-亚维纳虚拟智能终端机(Avina Terminal)3号*

质量效应


      此处的水池景点竖立著一座寇罗刚战士雕像,薛普德听取了亚维纳终端机的导览说明,原来这是银总议会为了纪念1900多年前无数为「虫族战争」(Rachni War)英勇牺牲的寇罗刚(Krogan)人所设的。
  寇罗刚人的母星图戕卡(Tuchanka)是环境恶劣,资源稀少而且到处都有致命掠食者的地方,长久在此演化的寇罗刚人,不仅发展出耐受力极高的外部生理特徵,连内部的生理结构也有极大的变化,他们的重要臟器都有是成对存在,一主一副,即使受到严重外伤也都能存活下来,而他们也有极高的繁殖代次来确保族群有够多的人口可以对抗环境压力。4000多年前,寇罗刚人虽然迈入了核能时代,然而他们还是要与老祖宗一样设法争夺稀少的生存资源,终於引发全面性的核子战争,将图戕卡化为被辐射污染的荒芜之地,整个星球被笼罩在核子冬天里。2000多年前,萨拉人(Salarian)来到了图戕卡,向寇罗刚人提出的援助计划,不仅将他们移居到适宜人居的新星球,还移转许多新科技给寇罗刚人,让寇罗刚族群得以重新成长;当然萨拉人此举是有进一步的目的,因为银总领域在2200年前,由於探险者的轻率大意,开啟了通往虫族领域的量能转继站,引发虫族百餘年的持续入侵,在所有与虫族女王们的交涉都无效的情形下,银总议会决定要以非常手段来结束战争,寇罗刚人即是在这种情形下被当成第一线战力而被邀请加盟银河总部。经过两个世代成长,寇罗刚大军不仅能把看似无法挡阻的虫族逼出银总领域,还追击它们至虫族的根据地,将虫族女王全数歼灭。

为了感谢儼然成为银河救主的寇罗刚人,银总议会画分了数个未开发的星系做为寇罗刚人的殖民地,由於那些星球的环境条件都比过去的图戕卡好太多了,所以寇罗刚人繁衍出来的族群在1500年前已到达临界,原本的殖民地资源不敷需求,寇罗刚人开始以武力佔领邻近星系,就算那里已经有其他加盟银总的种族优先殖民,他们依然照抢不误,是故引发了所谓的寇罗刚人叛乱事件(Krogan Rebellions)。儘管阿沙里突击队与萨拉特遣小组能暂时瘫痪寇罗刚人的作战中枢,但有著规模优势的寇罗刚人仍持续强佔星系,这种局势一直到1200年前银河总部接触到图瑞帝国后,才有所转变。图瑞帝国向寇罗刚人宣战,先从寇罗刚人防御较弱的星系下手,却换来兇狠的反击。不久,图瑞帝国与萨拉邦联合作开发了一种可怕的生化武器--基因噬体(Genophage),透过遗传层次的屠杀,使得寇罗刚人的繁殖优势被打破,使得他们的新生儿存活率只剩下千分之一,在族群人口折损无法回复的情形下,寇罗刚人被迫投降。

「虽然曾有很多大使提案要议会把这座寇罗刚战士雕像移除,但是议会认为寇罗刚人曾对银河总部做出的贡献不能被遗忘。」亚维纳半透明的合成影像,指著雕像说道。
薛普德抬头看著这座有千年历史的雕像,心里不禁要问,哪一族会是下一个被利用的对象呢?

*太空站参观札记#8-神女事务所(Consort Chambers)*

质量效应

走了一大圈,终於把管委环廊给绕了一遍,最后就剩这个谜样的「神女事务所」(Consort Chambers)还没参观过,但此事务所到底是提供何种「服务」,只有入内询问才能明白。不过,才一踏入事务所,薛普德就被负责登记接待的纳里娜(Nelyna)委婉地拦下来。

「我希望少校不要被这三两句话给冲昏头了。」凯登看著薛普德上楼去找神女夏伊拉(Sha'ira)。
「怎么?你也想要预约啊?你们男人实在是...」雅旭莉看著事务所大厅直摇头,因为她目光所及,事务所里的客户清一色是男性,而神女的学徒们几乎都是阿沙里人,只有一名人类,而且是人类女性,这种场景组合可能产生的「服务」,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同的答案。
「从审美的观点,阿沙里人是很漂亮没错,」凯登笑著说,「不过我对单一性别的种族不会有特别的兴趣。」
「她们看起来像是女性...」雅旭莉显然没把银总太空站导览手册里七大外星种族的介绍读完。
「地球上有些鯽鱼会行雌核生殖,所产下的卵由其他物种的精子提供刺激,就可以发育成新的个体,」凯登解释道,「而有些蜗牛或是蝓蛞是雌雄同体,只要一对就可以繁衍下一代;阿沙里人的生育方式有点像鯽鱼加蝓蛞的混合体,但更奇妙的是,据说她们可以和任何种族的任何性别个体产生后代。」
「够了...」雅旭莉作出阻止的手势,「再说我可是要反胃了。」
雅旭莉不知道薛普德是基於什么理由要帮忙夏伊拉,可是看到她对突然贴到薛普德胸前说悄悄话,雅旭莉突然有股想扁人的衝动。
"冷静一点,照凯登的说法,她们根本不是女人,只是看起来很像而已。" 雅旭莉这么想著。
"就算是女人抱住少校,我干么要生气啊,真是的--,受不了我自己。" 雅旭莉深吸一口气。


◆银河总部:阿沙里神女(Asari Consort)
阿沙里神女--夏伊拉因其前任客户赛浦提玛斯将军,散播不实指控破坏她的名声,因此她请薛普德来解决此事。
◇与赛浦提玛斯将军交谈(Speak with Gen. Septimus)

将军成天泡在下层延伸区(Lower Wards)的柯拉酒吧(Chora's Den)里,造访酒吧找到请到将军,请他别再说神女的坏话了。
註:离开时「神女事务所」时还可以向纳里娜(Nelyna)打听赛浦提玛斯将军(Gen. Septimus)的情报,可推断很久以前赛浦提玛斯和神女是一对的,但发生一次重大争执后,赛浦提玛斯就再也没来过事务所,想必是由爱生恨了。

打开多特游戏盒子,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阅读全文

相关攻略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1条)

2345市网友

没我想要的

2012-03-10 0

回复@2345网友:

  • 取消
温馨提示
前往多特游戏盒子阅读文章,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