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晕4》剧情详细介绍

来源:游讯网时间:2012-12-05

  《光晕4》成功地创建了一个吸引人的、令人难忘的、新颖的科幻世界。在游戏里,你将是要作为救世主的角色揭开HALO的秘密,拯救人类。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游戏的剧情吧。

  一、 光晕3 的结束与光晕4 的起源铺垫

  随着方舟分崩离析,尸脑兽灰飞烟灭,星盟土崩瓦解,战争似乎已经结束。

  士官长与神风烈士并肩作战,似乎真的让人相信,昔日的敌人,最终将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患难朋友。

  胡德元帅和神风烈士在沃伊纪念仪式上历史性的握手,也让人相信,这两个从曾经怀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死对头,也能够一笑泯恩仇。30 年的战争,在今天,终于走到尽头。

  但是,果真如此吗?

  在士官长跨入航向黎明号的冷冻舱时,当士官长对科塔娜嘱咐“需要我就唤醒我”时,当半截黎明号的身影孤独飘向那神秘的先行者星球,我们就知道,故事,远远还没有结束。士官长的战斗之旅,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我们所等待的,只有那一句温柔而又坚毅的耳边呢喃:“醒醒,约翰。”

  而当真正苏醒之后,等待我们的并不是那一个熟悉的宇宙,四年过去了,没有满腹阴谋的先知,没有喋喋不休的引导者,没有了触角狂舞的尸脑兽,这个同样危机四伏的宇宙,依然冰冷却又无比陌生。

  无限号、斯巴达4 、安魂星、宣教士、智库长、普罗米修斯守护者、暴风联盟、重组机……太多的改变,太多的更新,这是一个同样危险的宇宙,但谁才是敌人,谁又是可以信赖的盟友?

  身处冷冻舱中度过冰冷而又停滞的4 年时光,外面的世界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限号建造完工,斯巴达4 投入战斗,先行者科技发掘研究,精英内战愈演愈烈……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不仅如此,现今的危险同样源自于远古的威胁。10 万年前,人类与先行者大战1000 年,两线作战而遗恨饮败。退化,放逐,收割。10 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令10 万年前的仇恨与毁灭延续至今,持久不绝?远古的恶魔到底为何蠢蠢欲动,冥冢打开之时,是否就是人类毁灭之日?

  作为微软旗下XBOX360 超人气旗舰大作《光晕》系列新的执掌者,343 工作室不惜重金,邀请众多业内顶级开发者,历时数年倾力打造的系列正统续作《光晕 4 》即将于11 月6 日全球发售。对于343 工作室来说,这一全球玩家瞩目的游戏超大作是否能够延续系列一贯的辉煌,并将其发扬光大,自身的处女游戏大作是否能够打破众多玩家对于游戏品质的担忧与怀疑,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但有一点已经有目共睹,无论是在游戏画面,音效,可玩性,多人对战等诸多方面,343 工作室均已为玩家交上满意的答卷。不仅如此,在系列与多人对战并驾齐驱最为重要的剧情方面,343 工作室同样也下足了功夫。自2011 年1 月至2013 年3 月,联合TOR ,343 工作室邀请了著名科幻小说作家格雷格·贝尔(Greg Bear )与凯伦·查韦斯(Karen Traviss) 一道,共同为玩家创作了5部介绍光晕4 及之后续作世界观背景的小说,它们分别是:战后K-5 小说三部曲(现已出版《光晕:焦土》(Halo : Glassland) 、《光晕:星期四战争》(Halo : The Thursday War) )以及先行者传奇三部曲编年史(现已出版《光晕:冥冢》(Halo : Cryptum) 、 《光晕:原基》(Halo : Primordium) ,第三部《光晕:静默》(Halo :Silentium) 将于2013 年3 月19 日出版)。这些小说的出版与上市弥补了光晕3 与光晕4 之间的剧情空白,同时将10 万年前的纷争与远古仇恨的现今绵延更好地展现在玩家面前,更加丰富了整个游戏系列的世界观。光晕小说,已经从游戏剧情的补充与附属,变身成为主线游戏剧情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那么,就让我们一道,共同体验10 万年前壮丽动魄的上古之战,亲手感受人类- 星盟战争结束之后各个势力的变化与博弈吧!

  二、 世界观剧情编年史

  为了帮助玩家更好地了解剧情,以下部分将根据与光晕4 游戏息息相关的小说剧情,以编年史方式,向玩家展示10 万年前以及战后这两段波澜壮阔的世界观发展历史。

  约西元前15 万年

  凭借先驱遗留于世的超神科技,先行者成长为银河系中最为杰出卓越的超凡种族。他们坚信只有自己才能承载衣钵这一维护整个宇宙生命的重大责任。就在先行者开始称霸宇宙的同时,远古人类文明同时开始腾飞,并在银河系外沿星域创造出璀璨的文明。

  西元前12 万5000 年

  先行者首都,先行者帝国的中枢与心脏建造完成。作为先行者帝国的中心,这里蕴藏着两万年来先行者文明智慧知识结晶的最高精华。数以十亿计的智仆在此忠实为定居首都的十万名先行者服务,其中大多数为议会议员,或架构者级别的高阶先行者。

  西元前11 万年 ——西元前10 万300 年

  此处引用《光晕:冥冢》第三十四章原文(以下故事描述者为不朽之新星,叙述时间点为西元前10 万年):

  “最终,宣教士意识中有关虫族的记忆片段对我彻底开放。我终于开始理解宣教士,理解他对被征服人类与先知心中所怀深深的同情与怜悯——他确实对于人类和先知的悲惨命运深感同情,甚至惋惜。万年前的那场上古之战,并非势均力敌的公平对决。面对虫族在星系一端无可阻挡的肆虐侵袭,为了求得种族的生存,人类只有侵入先行者的领土与星域——由此,一场空前的星际悲剧无在所难免——宣教士对此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那些事关虫族本性与起源的记忆也……

  在任何正常的自然环境中,生物和生物之间必定存在竞争。对于那些信奉并维护“衣钵”信仰的人们来说,他们坚持一条准则:完全消除竞争,掠夺与战争,并非对于低阶物种应该给予的正确的仁慈与关爱。冲突,死亡,与安定和初生一样,都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必要组成部分。作为银河系中最为睿智的种族,先行者同样清楚,任何并非公平的优势,肆无忌惮的毁灭与毫无意义的杀戮——任何形式的力量失衡——都会减缓物种的发展与生命时间的流动。生命时间——所有生命同宇宙交互的兴奋与喜悦——即是构成“衣钵”信仰的根基,也是衣钵所确立所有规则的起源。

  而虫族,这一极度残忍的堕落恶魔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宇宙力量的极度失衡。毫无疑问,人类和先知对此同样非常清楚。

  虫族初次现身,是在银河星系外缘的大麦哲伦星云。虫族种族的准确起源至今尚不得知。虫族现身初期,对于人类控制星系边缘世界的影响无害而又温和——至少表面来看,确实如此。

  根据人类推测,一些设计笨拙,但却完全自动驾驶的上古星舰将虫族运送至此。这些星舰之中既无乘客,也无船员,只是携带了大量的制式货物——数以百万计的玻璃圆筒中,满载着细碎微小的脱水粉末。

  人类在星系边缘一些已经定居和尚未拓荒的星球上发现了这些上古星舰的残骸。而所有玻璃圆筒中的粉末,在经过最为细致严格的检验后,人类确定它们完全无害。这些粉末,仅仅只是一些由短链分子构成的无害物质——虽然确为有机物质,但并非活体分子,也无可能转变为任何有机生命。

  早期的试验显示,虽然对人类和先知完全无害,这些粉末却能对一些低等物种造成潜在的精神影响。而对这些粉末反应最为明显的物种,就要算人类社会中风靡饲养的宠物——佩鲁兽。这种原产于法恩·哈克的温顺生命,深深得到人类的宠幸与怜爱。喂养少量的未知粉末,能够改善佩鲁兽的驯养习性,能让它们变得更加讨人喜爱。很快,人类星球上便出现了不受政府控制的交易黑市,由这些稀有粉末喂养长大的佩鲁兽价位在黑市中一飞冲天。而在当时,先知一族亦将佩鲁兽作为宠物饲养。

  几个世纪以来,数十个人类和先知控制星球的居民,都是用这些粉末来饲养宠物——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不良后果。无人怀疑佩鲁兽长期食用这些粉末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而事实是,这些看似无害的粉末在改善佩鲁兽习性的同时……同样也开始附着到佩鲁兽基因的关键节点部位,慢慢对佩鲁兽进行着潜移默化的改造……

  在最终变为虫族之前,在所有以未知粉末为食的佩鲁兽中,大约有三分之一在生长过程中开始出现异变。一种蓬松,柔软的毛发开始在这些宠物的肩膀上滋生开来。而在人类和先知看来,这些异变仅仅只是生物进化的自然蜕变,在他们眼中,这些变种佩鲁兽更加讨人喜爱。

  这些特殊的美丽毛发同样令先知一族很是钟情,于是,先知们开始在不同物种之间利用佩鲁兽进行交叉饲养。

  但是好景不长,一些佩鲁兽很快被发现开始攻击自己的同类,吞食同胞的毛发——有时,它们甚至连同伴的肉体也一同吞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此之前,佩鲁兽长久以来都是素食性动物。

  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就似触发了某种生物突变的定时炸弹,佩鲁兽突然开始了族群扩张。在很短的时间内,佩鲁兽突然出现大量的不良变体。它们的头顶开始长出柔软的条痕肉棒,而这些肉棒也为其他佩鲁兽所吞食——结果是,佩鲁兽群体中的感染性流产率与异变体出生率大大提高。

  人类和先知对在佩鲁兽群体中迅速蔓延的疫情束手无策,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无法治愈佩鲁兽群体中肆虐的顽疾,人类和先知只好遗憾而又困惑地选择放弃。尽管佩鲁兽所患的异变性疾病令人类和先知无力回天,但绝大部分的学者仍然相信,发生在佩鲁兽种群身上的悲剧仅仅只是因为太过专门化的丰裕喂养所导致。一些染病的佩鲁兽,甚至被允许送回到它们的起源地——法恩·哈克。

  紧随其后,人类变成了这种疾病的第二个受害者。一些曾经以佩鲁兽为食的人类开始患上怪病,他们所接触到的任何生物,也被一同感染。而这些染病人类遗留丢弃的肢体和组织——同样能够传播疫情。

  这就是虫族现身的最初形态。

  疫情在人类- 人类,人类- 先知之间迅速传播,但极少出现由先知感染人类的病例。受到病毒感染人类的虽然外表与常人无异,但是他们的行为却彻底改变。受感染人类集合己所控制的全部资源,尽最大可能将疫情在人类群体中播散。

  而当此时,数十个星球已经被彻底感染,完全沦陷。

  那些被感染的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形态也开始发生改变——这些扭曲变异的行尸走肉目的单纯唯一——杀戮,吞噬,吸收,同化。

  那些被感染的星球,甚至于一些星系都被彻底隔离。尽管如此,仍有一些被感染个体成功逃脱,并将疫情带到了十五个星系中的数以百计颗星球之上。

  最初正是人类意识到了这种疫情背后蕴含的极度危险。而就在那时,那个被禁锢于先驱牢笼之中的上古囚犯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人类发明了一种能够同那名囚犯进行交流的仪器——使用它,人类每次能够同牢笼中的囚犯进行数秒乃至数分钟时长的交流。最初,一些人类学者将其视为无所不知的上古神使,他们向那囚犯询问一些自身难以解决的物理甚至是道德问题——但无一例外的是,神使的回答都毫无意义且令人困惑不解。

  最终,人类还是准备了一些问题。这一次,他们决定向神使询问虫族。

  但是,这名囚犯给出的答案却令在场的人类大吃一惊,以至于相当数量的人类在听到神使的回答之后,当场选择自杀。

  于是,为了安全起见,人类同那名上古囚犯的联络越来越少,并最终彻底断绝。在先驱科技的禁锢牢笼之外,人类又加装了一层时间静止器以求保险。

  绝大部分人类开始相信,这名囚犯不过只是一个上古时代就被囚禁于先驱牢笼之中苟活至今的怪物,而它口中所谓的预言,只不过是荒谬疯狂的痴人说梦而已。

  被虫族逼进绝路的人类,倾尽全力发动了一场扭转乾坤的绝地反击。

  他们发明了一种足以治愈虫族疫情的解药。(在档中,我发现即使是创世者——智库长本人,也对发明解药的人类钦佩不已。)

  牺牲。足足三分之一的人类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来阻挡虫族疫情的扩散。他们所有人接种了一条特殊设计,含有毁灭性编码的基因组链,而后赶赴战场,同虫族拼死作战。

  虫族对于人类设下的“基因奇袭”毫无防备;绝大多数在战斗中企图感染人类的虫族被彻底毁灭。一些星舰则搭载着虫族种群最后的幸存者逃之夭夭,他们的目的地至今仍不知晓。(注:根据小说《光晕:原基》,解药并不存在,虫族主动选择撤离,人类将会接替先行者成为下一个接受衣钵信念承载测试的种族,虫族将会在人类文明“成熟”之时再次归来。)

  就在这场史诗般的战役发生的同时,人类同先行者的冲突也已经全面升级。面对虫族的步步紧逼,绝望的人类开始变得疯狂与无情。他们需要占领更多未遭感染的新世界来支撑同虫族进行的残酷战斗。人类对于先行者控制星域残忍而又丧失理性的疯狂侵略,最终导致了人类- 先行者战争的全面爆发。

  这场趁人之危取得的致命一击成为了宣教士羞耻的源泉。当时他究竟是否还有别的选择,我们不得而知。

  人类的军事力量被彻底摧毁,人类控制的星球接二连三地先行者所夺取,查姆·哈克之战之后,人类仅存的最后抵抗被彻底碾碎。而先知一族则早早选择了投降,先行者并没有在先知种群中找到任何被这场疫情感染的受害者。那些罪魁祸首的粉末,以及佩鲁兽都早已毁灭。那些最初搭载粉末抵达人类控制星域的上古星舰也同样被彻底摧毁。也许自知战败命运不可逆转的人类,借此希冀先行者有朝一日也会遭​​遇虫族,而束手无策。

  而实际上,很多先行者则将有关虫族——也就是人类为当年肆虐银河的病毒所命名之物——的故事仅仅只当作人类和先知为了开脱自身挑起战端所编造夸大的童话而已。

  接下来,智库长得到允许,收录检索一些人类的活体种群,并保存了相当部分人类的记忆精华。

  但是虫族仍有可能有朝一日回归银河,正因为此,绝大部分有关虫族的历史——几乎所有的真相——都被以大架构师和我父亲为首的政治集团列为最高机密。

  只有一小部分支持大架构师的议员知晓所有的真相。

  接下来,大架构师同普罗米修斯战士们就在对待虫族问题上爆发了正面冲突。宣教士建议对整个银河进行全方位的细致搜查——一旦发现任何虫族归来的蛛丝马迹,立即着手准备对遭受感染的星系采取隔离措施,如果情势需要,即便毁灭整个星系也在所不惜。宣教士建议立即建造在先行者控制星域各地开建堡垒世界——也就是盾世界——一旦虫族疫情再次爆发,这些盾世界会在最大程度上减少虫族对于银河生命所能造成的损失。

  但是另一些人则希冀实施更为雄心勃勃的计画。宣教士和其他普罗米修斯战士不得不同架构者阶级中的极端派别针锋相对。这一小部分在当时完全控制议会的架构者,希望建造一种超级武器来应对可能再次爆发的虫族疫情,并借此良机永久巩固已然获取的政治权力。

  于是,大架构师和我的父亲设计并制造了一系列终极阵列来应对虫族威胁,这些阵列的数目远远少于宣教士希冀建造的盾世界数目——这些阵列,便是光环。

  通过辐射一种威力巨大无比的交叉相位中微子波,光环阵列拥有足以摧毁整个星系所有生命的可怕战力。而在准确充能并经调试之后,光环阵列还能够选择性灭绝银河全境拥有特定复杂神经学特征的高阶生命物种。

  以大架构师为首的架构者极端派别最终在这场政治大辩论中取得上风。利用大部分议员对虫族再现的担忧与恐惧,大架构师成功说服议会建造光环。而政治生涯严重受挫的宣教士,则被迫开始了漫长的冥想放逐。

  在接下来的一千年中,共有十二个光环完成建造。这些光环的建造地点远在银河系外一个被称为“方舟”的高阶阵列之上。这座阵列之所以得名方舟,正是因为造物者阶级——尤其是创世者智库长本身,对于大架构师决定不满而爆发的强烈反弹.

  智库长坚持,如果不采取措施防备由于启动光环从而可能造成的巨大损失,点燃光环将会是对衣钵信仰的严重亵渎。造物者们在先行者社会中拥有他们无可替代的作用,假若无法得到造物者阶级的支持,那么整个先行者社会的医疗系统都会陷入瘫痪。反复权衡之后,大架构师终于决定妥协以满足智库长的要求,来换取她对建造光环的默许支持。

  从那之后,在方舟完成建造并利用传送大门——一种超大功率的接点跃迁通道——将光环送至各自的目的星域的同时,智库长也得到允许收集星系物种,并在方舟上重建适合这些生命存活的生态环境。

  十二个​​环带被分散运送到星系各处。当年将查姆·哈克作为靶场试射的光环,仅仅使用极低功率就将星球摧毁的满目疮痍。那次试射,得到了议会的授权。

  而接下来,第二座光环又被启动发射,以惩戒叛乱的先知一族。

  心中满怀惊恐,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然成为这可怕梦魇的亲历者之一——在我们拜访离开之后,那些先知居住的星球,在光环的定向打击之下,最终成为同法恩·哈克一样的死亡坟场。

  议会并未授权对先知控制星系实施光环打击。大架构师超越许可权点燃光环在议会中引起震动,即便是大架构师在议会中的盟友,也将这种权力滥用斥为对衣钵的粗暴侵犯与​​无理亵渎——这是对自然世界与生命权力赤裸裸的践踏与毁灭。

  而令我无法理解的是——而令留存于我意识中的宣教士无法理解的是——智库长为何选择此时,甘冒触怒大架构师以及可能引起先知反叛的危险,收录检索先知一族的物种样本。在许可权得到提升增强的智仆帮助下,我在议会记录中找到了答案。

  三百年前(西元前10 万300 年:先行者首要先锋集群在行星G617 gl 与虫族遭遇。先行者随后虽然派遣军事部队进行侦查,但同样全军覆没。虫族最终得以逃离G617 gl ,开始吞噬更多星球。),虫族重返银河。携带更多可怖变体,虫族大军已经侵入到数个先行者控制的边缘星球之中。”

  西元前10 万零43 年

  先行者艾秋敏议会指派奋战级智仆05-032 偏见之僧在查姆·哈克星域附近测试07 光环。

  偏见之僧控制07 光环低功率发射,成功摧毁了星系之中所有的先驱建筑,并意外将原基由先驱牢笼中释放。大架构师在将原基秘密运往07 光环,并指派偏见之僧对其进行审问。历经43 年漫长的审讯与质问,最终,原基成功说服偏见之僧,后者决心背叛自己的创造者,加入虫族大军。

  与此同时,智库长重返地球,开始收集人类种群样本,并将样本送往方舟进行保存研究。


  西元前10 万年

  ·智库长造访先知隔离星球简居·库姆收集先知活体种群样本,智库长的到来令先知一族大为惊恐。而大架构师随后对于先知长者有关虫族真相的质问更加剧了不安与猜测,先知一族发动叛乱,企图冲破隔离。

  ·不朽之新星与查卡斯和Riser 一道将宣教士由冥冢之中万古的沉睡唤醒。众人之后搭乘智库长秘密留于地球的飞船飞抵简居·库姆,但随即被大架构师拘捕。真- 宣教士被弃于一个虫族感染的星系自生自灭,而接受了宣教士基因铭文的新星,则逐渐成熟起来。处理了宣教士等人之后,大架构师使用07 光环,彻底剿灭了整个先知叛乱。

  ·消息传到07 光环,由于大架构师动用光环剿灭先知一族严重触犯了先行者的衣钵理念。07 光环之上的先行者造物者与武侍者阶级与终于大架构师的架构者卫队爆发激烈内战,双方死伤惨重

  ·与此同时,大架构师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光环同样也在先行者艾秋敏议会中掀起轩然大波。大架构师被拘捕,并被送往先行者首都接受审判。11 座光环被运往首都准备退役,只有偏见之僧与处于其控制之下的07 光环下落不明。

  ·在对大架构师的审判过程中,偏见之僧与07 光环突然现身,表明自己已经投靠新主人之后,偏见之僧使用光环对先行者首都发动突然袭击,首都几近全灭。只有不朽之新星等寥寥数人躲过一劫,避往大方舟。新星体内潜伏的宣教士意识逐渐浮现明朗,并最终几乎完全占据了新星的物理机体,由此新星转变为新星- 宣教士。

  ·而查卡斯等人则在首都陷落的混乱之战中落入07 光环,由此《光晕:原基》的帷幕将由他徐徐拉开:

  (以下为《光晕:原基》剧情梗概)

  “小说开篇,在方舟战役结束后的未知时间点(2552 年12 月11 日后某时点),军情局派遣隔离接触搜索队前往方舟残骸进行搜索,搜索队在方舟残留表面之上探查到先行者信号来源。随后,搜索队向方舟残骸星域发射了839 枚侦查探针进行信号确认,在确认安全后,军情局派遣UNSC“卢比肯河”(UNSC RUBICON )号战舰前往方舟残骸星域进行搜索。

  由于方舟设置受损严重,绝大部分生态维持系统运转不能,极端天气与灾害事故频频发生,卢比肯河号派出的远程搜索小队在探查过程中伤亡惨重,只有一只小队成功回收了信号来源发出的先行者引导者,而这个受损严重的先行者引导者即是343 罪恶火花。军情局特工希冀从罪恶火花口中,获取有关宣教士的更多相关情报。罪恶火花自称,自己曾经也是一名有血有肉的人类——在十万年前,而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曾经名为查卡斯的自己,变为343 罪恶火花。在与军情局考察团交流的过程中,343 罪恶火花数次突破军情局战舰系统的防火墙系统,并开始叙述自己作为查卡斯,一名人类的万古往事……

  在不朽之新星来到地球寻求先驱宝藏之前,为了养家糊口,查卡斯一直以来为Riser 的家庭打工以贴补家用。相比查卡斯,Riser 更加成熟聪明,也更加办事稳重。而当新星来到地球后,受到体内GEAS 的召唤,两人与新星一起踏上了追随宣教士历险的坎坷旅程。而在古人类文明的中心世界——查姆·哈克,隐藏于查卡斯体内的古人类军团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的意识与智慧重新崛起,弗斯科恩仇是人类- 先行者战争中唯一有实力匹敌宣教士的人类大将军。

  在查卡斯,Riser ,新星和宣教士被大架构师拘捕之后,查卡斯被强制与众人分开,并于先行者内战中因战舰损毁坠落于07 光环表面。07 光环表面爆发了架构者卫队与智库长忠诚派的激烈内战,“老爹爹甘默帕”派遣自己的孙女维妮瓦前去查卡斯战舰的坠毁地一探究竟,恰好此时维妮瓦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查卡斯并将其营救。老爹爹甘默帕来自地球,体内同样存有万年延续的人类武士远古之魂。老爹爹的远古意志宿主是一名曾在古人类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旗下作战的古人类战士。而正因为意识中存有万古独特的智慧与人格,老爹爹为其余在光环上居住的人类村民所不齿,并被众人排斥,不得已独自居住在光环人类聚居区之外。很多居民都认为老爹爹已经死去,并因担心会早到老爹爹亡灵骚扰而顾忌对维妮瓦施加骚扰。

  在回复体力之后,查卡斯在维妮瓦和老爹爹的陪伴下,追随维妮瓦体内GEAS 的召唤,前去寻找能够脱离光环苦难生活的捷径。但实际上,GEAS 所引领众人所前往的,正是光环上最恐怖的诡异坟场——痛苦神殿。在这里,三人看到“原基”跻身于一座飞碟上,巡视上万追随自身GEAS 自投痛苦神殿的人类。在目睹如此的可怖情景后,三人一致决定返身,逆道而行逃离神殿。在穿过一片海洋后,三人蹒跚逃至一处废弃的城市中,在这里,老爹爹和查卡斯在一座先行者牢笼中发现了一只由先行者腐烂躯体组成的尸脑兽,痛苦挣扎希冀得到自由,得到死亡。

  尸脑兽的可怖与先行被害者们求死无门的悲惨景象,令查卡斯和老爹爹内心受到极大震撼。三人继续踏上逃亡之路,并在旅途中偶遇一名造物者“命运记录之基因守护者”以及几名上古人类。但令三人不解的是,这名造物者和与之随行的几个人类都无体味,途中也无肆虐的蚊虫对其产生兴趣。在得到造物者的美食款待后,三人陷入沉沉睡眠。但是于梦中惊醒的查卡斯却发现了行踪诡异的Riser ,Riser 警告查卡斯不要相信造物者和与之随行的人类。之后,发现无法继续自己的谎言,迎接查卡斯三人的命运记录之基因守护者坦言,自己和其余出现的人类并非鲜活的生命,而是已经变为引导者。无法同智库长取得联系——同时不愿服从大架构师命令的造命运记录之基因守护者,只得尽己所能收集所有人类基因,并确保其不会落入虫族抑或大架构师的掌控中。变为引导者的造命运记录之基因守护者希望扫描因劳累过度而弥留的老爹爹,将他体内GEAS 与远古意识保存起来。但是濒死的老爹爹甘默帕拒绝被复制保存,在查卡斯的帮助下,甘默帕平静地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临终之时,老爹爹告诉了查卡斯自己孙女维妮瓦的真实姓名,并希望查卡斯照顾自己的孙女。在所有假扮人类的引导者都因能量耗尽倒地后,查卡斯,Riser ,维妮瓦和一个名叫玛拉的猿人一起重新踏上了征程。

  Riser 之后向查卡斯讲述了自己的脱险经历。在与新星和查卡斯等人被迫分离后,Riser 与控制自己的先行者同样因为战舰毁坏而迫降到07 光环上。在逃亡路上,同行的先行者被从天而降的虫族孢子所杀,但是Riser 却毫发无损。最终Riser 重新与才查卡斯等人重逢。

  在查卡斯和Riser 两人交谈后,隐藏于Riser 体内的远古之魂,古人类士气与政治执行官雅皮琳·雅普库施玛与隐藏于查卡斯体内的古人类军团执政官弗斯科恩仇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十万年前,两人就因政见不同而常常爆发激烈的冲突。当年正是雅皮琳·雅普库施玛在一颗遥远的边际星球发现了万古永生的“原基”,并将其运回查姆·哈克,而当时担任军团执政官的弗斯茨恩仇对此极力反对。雅皮琳·雅普库施玛还根据种种研究证据,确定了人类文明起源于地球,而弗斯茨恩仇则相信人类文明应该发祥于地球之外的其他行星。

  众人最终被一辆载具搭载前往痛苦神殿,并在此遇到了传说中的绿眼魔神——偏见之僧。查卡斯,Riser 和其他被从地球拐掳至此的人类都被偏见之僧聚集一堂,并将众人体内携带的远古GEAS与意志分离移植到众多引导者体内。偏见之僧向众多远古人类高级指挥官许诺,将会帮助人类重拾旧日的荣耀,击败不可一世的先行者。但是首先,偏见之僧希冀得到众人的帮助,防止损毁严重的07 光环根据自毁程式设定,与一颗飘荡在不远星际处的巨大行星发生毁灭性碰撞。不愿效力于偏见之僧的人类均被处决,弗斯科恩仇欺骗偏见之僧查卡斯愿意合作,于是两人被送往07 光环的中心控制所——安静制图机来精密控制光环运动。弗斯科恩仇计画控制光环,以令星球从光环中间穿越而过从而避免毁灭性的碰撞,虽然星球重力将会对光环造成严重损毁,但至少能令07 环带得以幸免。查卡斯因此与一名被洪魔感染的先行者融合以控制光环运动。正在这时,由新星- 宣教士控制的先行者舰队重现光环四周并迅速控制光环表面,在将偏见之僧从光环驱逐之后,查卡斯和新星- 宣教士合力控制光环精简自身部件,由一个直径三万公里的大光环缩减到恰好能够通过传送大门的直径一万公里的普通光环,从而得以幸免。

  缩减体积之后的07 光环成功穿越了传送大门,抵达方舟。新星- 宣教士和查卡斯一起,前去质问被俘的原基。原基声称虫族和先驱即为同物,与此同时,只有人类,而非先行者才有资格来继承承载衣钵的重任。原基还透露人类并无战胜洪魔的良方,是洪魔自身拥有是否感染受害个体的能力。一旦先行者彻底灭绝殆尽,人类将会下一个接受先驱是否适合承载衣钵重任的测试。但是原基并未清楚表明虫族就是先驱,抑或虫族是否即为先驱创造用以延续自身文明的丑恶产物。在从原基口中得到了种种匪夷所思的恐怖答案后,愤怒异常的新星- 宣教士将原基轰杀至渣。

  在向军情局提供表明自己在十万年前的人类身份并回忆往昔之后,343 罪恶火花控制了整艘战舰,并强迫所有舰员进入冷冻仓休眠,自称知晓仍然存活的智库长身处何方,343 控制战舰重新踏上了漫漫搜寻之旅。

  西元前约10 万年(小说《光晕:静默》时间点)

  将于2013 年3 月出版的先行者传奇三部曲末章《光晕:静默》将会为玩家们讲述风雨飘零的先行者帝国与虫族的末世之战。

  艾秋敏议会的内讧与争斗愈演愈烈,遭人背叛的真- 宣教士,孤独地游荡在一个虫族感染的废弃星系,而新星- 宣教士,择陪伴在智库长身边,希冀在光环启动毁灭银河之前,保留璀璨文明的星星火种。本书中,智库长和真- 宣教士将共同揭晓那有关先驱与虫族起源之间的诡秘关系真相,而手握败中求胜的唯一法宝,他们中的一人必须承担史无前例的毁灭责任——以此阻止横行万年的疯狂邪魔统治整个宇宙。

  正如343 工作室所承诺,正是出于剧情安排的考量,才将本书发售置于光晕4 发售之后,以期解答游戏种种的未解之谜。究竟是哪一个宣教士被禁锢在安魂星中?士官长究竟是出于巧合还是某种计画才会漂流来到安魂星?万古先驱是否将会重返银河?相信《光晕:静默》会为我们提供更加丰富的世界观背景介绍与游戏剧情补充解答。

  西元2553 年

  一月(主要内容源自《光晕:焦土》)

  · 1 月26 日:海军军事情报局局长玛格丽特·奥兰达·帕拉戈斯基秘密召集各路人类精英组成特殊行动部队K-5. K-5 小队包括斯巴达2 代候选人,海军军事情报局高级指挥官瑟琳·奥斯曼,斯巴达2 代战士内奥米-010 ,精英语言研究专家伊万·菲利普斯以及数名地狱伞兵。帕拉戈斯基希冀通过K-5 小队,挑起神风烈士忠诚派与精英原教旨主义团体不朽真相之仆之间的内战,从而削减精英一族的实力,确保人类文明不致再遭异星文明的屠戮。

  · K-5 小队开始秘密 ​​向以艾弗·麦德'特利加姆为首的不朽真相之仆武僧提供叛乱所需的武器装备。而在同时,精英帝国内部分歧凸显,前精英舰长朱尔·穆达玛等人拒绝接受神风烈士宣导的与人类和平方案并加入不朽真相之仆,决心刺杀神风烈士,推翻神风伪政权。

  二月(主要内容源自《光晕:焦土》)

  ·胡德元帅抵达精英帝国首都萨加希罗会见神风烈士提尔·外达姆,双方口头约定达成了人类与精英之间的和平协议。胡德同时邀请神风烈士参加在地球非洲沃依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仪式。

  ·露西-B091 在利盾世界(Sharpened Shield )发现了原生的工程师种群。工程师协助人类幸存者与徘徊在奥星废墟星域的军情局星舰取得联系,并将利盾世界由断层空间泡盾中释放回常规空间。凯瑟琳·伊莉莎白·哈尔西博士,高级军士长富兰克林·门德兹,幸存的斯巴达2 代以及斯巴达3 代战士均被营救而出。根据帕拉戈斯基上将的命令,瑟琳·奥斯曼逮捕了哈尔西博士,并依照帕拉戈斯基命令将其押往军情局位于03 光环轨道之上的艾凡诺夫研究所。军情局派遣科学技术研究队前往利盾世界研究并回收先行者科技。根据哈尔西博士的提议,为了纪念在奥星之战中阵亡的斯巴达2 代战士科特·特立威廉(科特-052 ),军情局将利盾世界命名为特立威廉研究特区。

  ·尾随不朽真相之仆首领泰利加姆前往接受武器的朱尔·穆达玛意外发现泰利加姆竟然与人类秘密合作并接受其所提供的武器装备。震惊万分的朱尔·穆达玛随后被监视交易的斯巴达2 代战士内奥米-010 俘获,并被送往特里威廉特区关押。

  三月(主要内容源自《光晕:星期四战争》)

  ·安德鲁·德·罗被任命为军情局新锐战舰“无限号”舰长。

  ·胡德元帅主持了在肯雅乞力马扎罗山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仪式。神风烈士提尔·外达姆与所有幸存的斯巴达2 代战士全部参加了纪念仪式。

  ·精英语言学家伊万·菲利普斯被派往萨加希罗进行秘密访问,并受到神风烈士提尔·外达姆的接见,神风烈士同时同意了菲利普斯有关探寻精英古代城市遗迹的请求,并派遣手下护送菲利普斯前往奥多姆省神庙遗迹进行考察。在访问过程中,奥多姆省遭到鬼面兽残党袭击,伊万被困于奥多姆一处先行者神庙之中,并最终幸运启动了神庙之中的先行者传送门,逃离神庙。与此同时,胡德成功说服神风烈士同意人类营救队降落萨加希罗奥多姆省营救菲利普斯。K-5 小队重返萨加希罗,并成功营救伊万·菲利普斯教授。

  ·不朽真相之仆召集信众,发动了对外达姆部落的围攻。精英内战正式打响。心系丈夫安危的朱尔·穆达玛妻子瑞雅·穆达玛只身来到泰利加姆的叛乱军中寻找丈夫的踪迹,并加入到围攻神风烈士的战斗之中。由于不满神风烈士允许人类进入奥多姆先行者神庙遗迹,叛乱军声势迅速壮大,神风政权大厦将倾。为了测试无限号的实战能力,同时也为了平衡精英内战双方实力,避免一家独大的局面再次出现,帕拉戈斯基与胡 ​​德决定,使用无限号帮助神风烈士解除叛军围攻,重新恢复双方战力平衡。在得到神风烈士的同意之后,无限号使用舰载导弹与磁力加速炮重创围攻外达姆部落的精英叛乱军,并协同神风烈士击溃了叛军主力。而在神风烈士重新夺回战场主动权并派遣忠于自己的巡洋舰编队追击不朽真相之仆叛军。再一次,为了平衡神风烈士与叛军之间的危险平衡,瑟琳·奥斯曼在舰载人工智慧黑盒(BB )的帮助下,成功伪装成一名偷取了人类核弹的豺狼人女舰长,并发射核弹击毁了三艘追击叛军的神风烈士方巡洋舰,以掩护叛军残部撤离战斗。是役,瑞雅·穆达玛所在叛军战舰被神风烈士方巡洋舰击坠,瑞雅·穆达玛战死。

  ·军情局科学家伊琳娜·马格努森在奥星- 特立威廉特区以俘获精英朱尔·穆达玛为突破点,开始研制能够饿死精英一族的基因粮食,并将其投产于精英母星萨加希罗。朱尔·穆马达使用计谋骗过监视自己的军情局特工,在与先行者工程师的交谈中,朱尔得知了安魂星的具体位置,并决心利用宣教士的怒气,一举扫平人类,并最终以损坏先行者遗迹为威胁,迫使先行者工程师拆除自身所背负的炸弹背心,并成功逃离奥星- 特里威廉特区。在发现妻子与自己好友被杀之后,朱尔穆达玛决心利用宣教士对于人类的怒气,一举扫平人类,重建精英荣光。

  三、光晕4 的剧情主线要点

  正如游戏宣传一样,光晕4 的主题始终围绕着“远古恶魔苏醒”展开描写,那么,是否剧情就是平铺直叙,简单描写宣教士对于人类的仇恨以及他如何实施自己的复仇计画?在游戏CG 动画,过场对白,以及细微之处的描写是否透露了更多的剧情讯息?让我们一起来一探究竟吧。

  ·出处:游戏开场CG

  哈尔西博士与不明身份审判者的对话

  “ 你的错误是将斯 ​​巴达战士视为工具。

  我的斯巴达战士是人类的下一步,是人类将迈向的命运。

  千万别小看他们,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小看他。”

  对于哈尔西博士来说,斯巴达计画凝结了她一生的心血。虽然饱受争议,但是毫无疑问,斯巴达计画的成功拯救了整个人类文明。但是,斯巴达计画是否果真仅仅只是一个起初旨在应对叛军骚乱的超级战士计画?而士官长,史上最富有“好运”的斯巴达战士,是否仅仅只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巧合,被推倒了拯救人类的风口浪尖之上?

  答案当然是否定,详情请看下文士官长与智库长邂逅部分。

  · 出处:在士官长和科塔娜受到宣教士诱骗,试图关闭安魂星内核卫星所散发的通讯干扰时,科塔娜评论道:

  “ 星盟也正前往第二座标塔。那不可能是巧合。

  看来普罗米修斯也不希望星盟出现在这里。星盟的战斗通讯网充满了在标塔四周遭遇抵抗的讯息。它们为什么那么在意讯号中继器?”

  此时此刻,安魂星内部的普罗米修斯守卫者们仍然与星盟鏖战。可见,蓝色普罗米修斯战士依然忠实执行着十万年前得到的命令,守护宣教士,禁锢宣教士。

  而在宣教士苏醒之后,这一沉睡万年的远古恶魔大手一挥,所有蓝色普罗米修斯守卫们颜色全部转变为橘黄,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加入到宣教士的麾下。

  “ 因我背叛而带来的丰硕成果就此消逝。

  人类,连野兽都已注意到你没注意到的,你的崇高依然让你盲目了。

  智库长的计画真缜密,对不对,连我的护卫……我的世界,都转而反抗我。但她竟然狂妄到自以为可以永远从我手中保护她的宠物…… ”

  从宣教士的开场白中,我们已经能够得知,正是智库长,宣教士曾经的爱人,选择将他禁锢在这安魂星上,并部署了不计其数的普罗米修斯战士守护宣教士的坟墓。而智库长囚禁宣教士,则正是为了人类不至于遭受宣教士苏醒所带来的灭顶之灾。

  · 出处:在士官长双手触摸柱状体希冀切断光束带来的通讯干扰时

  我们能够发现,柱状体上端显示的符号恰好是“回收者”的符号:只有回收者,只有人类才能唤醒沉睡万年的宣教士。

  在士官长触碰柱状体呼叫无限号时,我们同样可以发现,每一次的呼叫声音均得到多重加强,并由此生成了打开冥冢的力量, 而在10 万年前,查卡斯与Riser 也是通过吟唱音频密码,打开禁锢真- 宣教士的冥冢。

  ·出处:在士官长等人协力关闭粒子大炮后

  科塔娜在一声惊呼后,突然消失:“ 有东西在这里。”

  士官长随后在潜意识状态中遭遇万年之前人类的守护者——智库长,两人进行一场意义深邃的对话。

  士官长: “ 你是谁?”

  智库长: “ 我是一度被称为智库长的先行者的残存意识(此处台版原版翻译有误),我保留记忆是要帮助人类获得衣钵的责任信念,但很遗 ​​憾,那个计画正受到威胁。宣教士即将离开安魂星,你们必须阻止他。”

  在这里出现与士官长进行交流的,并不是智库长本体,而是智库长特意留存的自主意识。

  士官长: “ 离开?”

  智库长: “ 他要找这个东西,重组机。这个装置能让他阻止先行者所面临的头号敌人,这敌人就是你们,人类。

  人类使用意想不到且急切的暴力途径扩张到各个行星,整个星系濒临崩

  溃,直到宣教士的武侍者部队出现阻止了这场侵略。经过了一千年,宣教士终于阻止了人类,但他也收到严厉的责罚。(重组机吸收人类意识)我们无从得知先行者并非你们唯一的敌人。人类并不是在扩张,他们在逃亡。跟人类作战耗费不少力气,我们反而对抗不了追赶你们的虫族。”

  11 万年前,被虫族逼入绝境的人类疯狂入侵先行者领地,虽然人类最后以宣教士率领先行者武侍者部队击败人类,并强制将人类文明退化到原始社会。但是击败人类的先行者却发现,他们已经无力对抗曾经败于人类手下的恐怖虫族。

  智库长: “ 先行者因此计画了一项最终的伟大旅程。但是宣教士拒绝服从我们的责任信念。他要以某种代价,拯救银河系中所有的生命。(背景出现光环)

  在先行者对超凡的追寻中,重组机是为了要融合有机跟数位这两个领域而产生的。那能让我们变得不朽。但结果开始恶化,被保存的人格碎为片段,我们尝试将他们回复成原本的生物状态,却只制造出怪物。

  道德约束早已不在宣教士的考量之内。

  虫族智能同化活的组织,重组机是宣教士的解决之道……与复仇手段。”

  无论是在光晕3 代的终端机,抑或是在先行者三部曲的小说中,宣教士都极力反对建造并使用光环对抗虫族的入侵,他相信,还有其他的手段能控制疫情的扩散。正如智库长所说,虫族智能同化活体生物,却始终无法染指电子格式的数位智慧——全部数位化,这就是宣教士抵抗虫族入侵的解决之道。

  从小说《光晕:原基》中我们同样能够得知,重组机不仅能够提取有机生命的智慧,记忆与人格精华,同样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延缓虫族感染体的感染症状,为提取记忆与知识争取时间。不仅如此,虫族无法感染数位化的生命,而普罗米修斯骑士成为对抗虫族的最佳常规战力。

  士官长:“ 普罗米修斯,他们是人类。”

  智库长:“ 这不过是开始,要不是我们将重组机从他手中夺走并把他关在这里,他早已将你们整个种族转成编码。”

  在人类- 先行者战争结束之后,宣教士使用重组机收割了几乎所有幸存人类武士的记忆与人格,并将其置入到一部分引导者以及普罗米修斯守卫体内。而在智库长的竭力阻止下,宣教士收割并索引所有人类种族的企图暂时落空。

  “ 回收者,在我为了能让人类能再度繁衍而制作索引时,我让宣教士找不到种子,种子能衍生出某种结果。你们的肉体演化,你们的战斗外皮,甚至你的智仆,科塔娜,你们是经历了一千个时代的计画所成就之物。

  他找到我们了。”

  为了能够让人类传递承担衣钵的责任与信念,智库长在人类的体内种下GEAS ,这种神秘的基因密码能够世世代代延续下去,并在某个特殊的时间点与环境之下完全苏醒。也许正是智库长在10万年前精心留存于人类种群之中的GEAS ,才导催生出人类文明的璀璨火花。人类的文明进化,斯巴达战士那被343 罪恶火花称为二级的战斗盔甲,甚至那集合哈尔西博士全部智慧制造而成的人工智慧科塔娜,都早已在10 万年前GEAS 种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尘埃落定。10 万年前的计画,终于在斯巴达计画上开花结果。也许哈尔西博士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对先行者产物与星盟对于先行者科技的拙劣复制品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识别与研究天赋,无论是在致远星的城堡基地还是在奥星的护盾世界,抑或是在《光晕:传奇》的星盟母舰上,哈尔西博士总能第一时间正确解读先行者遗迹与文字所要代表的真实含义,并每每带领众人化险为夷。也许,对于哈尔西博士来说,她只坚信自己的斯巴达战士是人类的下一步,是人类将迈向的命运,她只坚信,士官长是斯巴达战士中最为特殊,最为重要,最为幸运的一个个体。但也许她并不知道的是,无论是主持斯巴达计画,还是选中约翰作为士官长,甚至于研制科塔娜并将她赐予自己最为得意的斯巴达门生士官长约翰-117 ,这一切早已在10 万年前就已注定。正如智库长所说,这一切,都是经历了一千个世代的计画所成就之物,为的就是,守护整个人类种族,确保衣钵的传承后继有人。

  宣教士:“ 就连死了,她都还要阻碍我!”

  智库长:“ 归附者,我在你体内置入的基因曲调赋予你许多能力,其中一个能力能让你不受重组机影响,但必须先收到解放!当务之急,是要加快你的进化旅程!”

  作为先行者最为伟大的创世者,智库长制定的保全计画天衣无缝。为了防止万年之后形势突变,宣教士再次苏醒降世,智库长早已将抵抗重组机的GEAS (基因曲调)植入到特定人类的身体之中,而士官长,则恰好是这基因曲调的后继传人。士官长是人类的守护者,也是智库长万年之前就 ​​已经选定的守护战士。

  四、名词解释

  作为回收者三部曲的开山之作,同时也是343 工作室的处女作品,新光晕自然要有新气象——新武器,新载具,新敌人,当然还有全新的剧情与登场角色,让我们和士官长一道,熟悉一下即将陪伴自己一路战斗的强大盟友,以及横刀立马、枕戈待旦的危险敌人的真面目吧。

  4.1 世界观主要出场人物简介

  宣教士(Didact ):

  作为先行者军事力量的最高指挥官,宣教士毕生坚信守护衣钵之重任责无旁贷将由先行者种族一肩扛起。

  在攻入古人类首都查姆·哈克(Charum Hakkor )之后,宣教士发现了人类禁锢原基(Primordial )的静滞牢笼,并封闭了牢笼的时间锁定装置。

  作为上古人类最为强大的危险对手,宣教士一直以来将人类视为整个银河最大的危险,顽固,好斗,唯我独尊,这就是宣教士为人类赋予的丑恶标签。

  虽然在彻底击败人类后,宣教士了解到虫族的步步紧逼才迫使走投无路的人类大举入侵先行者领地,但宣教士依然坚信为了防止人类文明再次崛起来挑战先行者文明的荣耀与威严,必须要先发制人消灭上古人类文明。而宣教士的妻子智库长——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人类守护者——削减了宣教士对于人类的万古憎恨。

  由于在与大架构师(Master Builder )宏图将(Faber )的政治斗争中失利,宣教士被迫进入冥冢开始自我放逐休眠。一千年后,被新星等人唤醒的宣教士在率领众人探寻光环真相之时被大架构师宏图将俘获,并被遗弃在一个虫族感染的星系之中。在抵抗虫族的最后岁月,宣教士同自己的爱人智库长携手抗敌,拯救了整个宇宙。但在战争取得惨胜之后,被智库长囚禁在安魂星的冥冢之中。整整十万年,宣教士在静静等待,等待开启先行者失落已久的未来,重拾荣光。

  不朽之新星(新星- 宣教士)

  出身架构者阶层(Builder )权贵世家,新星却对自己未来何去何从拥有自己的考量与打算。在被父亲遣往依多姆星(Edom, 火星)见习纪律。三年之后,来到艾德- 艾瑞尼星(Erde-Tyrene ,地球)的新星,结识了已被退化的人类查卡斯和Riser ,三人随后结伴发现并将宣教士由冥冢之中唤醒。随后新星等人在宣教士的带领下离开地球,并接受了宣教士赠与的应急进化,以此获得进入集合智慧领域(Domain )的许可权。而在应急进化的过程之中,新星获得了宣教士全部的记忆,人格与知识。

  在真- 宣教士在先知世界简居·库姆被大架构师俘获后,新星体内潜伏的宣教士意识逐渐浮现明朗,并最终几乎完全占据了新星的物理机体,由此新星转变为新星- 宣教士。


  智库长(Librarian )

  智库长,隶属于先行者造物者阶级,是有史以来获得创世者(Lifeshaper )称号仅有的三名造物者之一。智库长的爱人,就是曾经扫荡人类,力战虫族的宣教士。

  在宣教士战胜人类之后,智库长得到艾秋敏议会的许可,开始在艾德- 艾瑞尼星(地球)建造研究所。整整一万年里,智库长帮助退化到原始社会的人类种群,缓慢而又坚定地开始重建文明。这个时期的人类将智库长敬奉为赐予人类生命,守护所有人类的伟大女神。智库长使用一套自动基因铭刻系统将基因曲调(Geas )种如特定人类的身体之中。

  当先行者- 虫族战争爆发之后,智库长踏遍整个银河,开始漫长而又艰辛的物种索引之旅,智库长希冀收集所有银河之中的生命样本,并在虫族吞噬所有文明的曙光之前,将它们尽数送往方舟。智库长拒绝了宣教士让自己撤回马奇诺防线的请求,继续坚持着自己孤独地探索与救赎。

  虽然大多数人相信,智库长在建造并掩埋了地球之上的方舟传送门之后,摧毁了所有剩余的圣钥舰,并在乞力马扎罗山亲眼目睹了光环启动所散射的毁灭之光后,香消玉殒。但在小说《光晕:原基》,343 罪恶火花,也就是上古时代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的一部分人格载体,却坚信智库长仍然存活于世,在夺取军情局战舰的控制权后,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重新踏上了寻找智库长的漫漫旅途。

  执政官总督(大将军)——弗斯科恩仇(Lord of Admirals —— Forthencho )

  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是一名于人类- 先行者战争执掌人类军团的高阶指挥官,被宣教士誉为“自己最强的对手”。

  作为人类帝国的高级军事领袖,弗斯科恩仇与远古人类政治领袖雅皮琳常常政见相左。弗斯科恩仇并不赞同雅皮琳有关人类故乡即是地球的研究假设,他坚信历经科技黑暗时代的人类文明另有起源。与此同时,弗斯科恩仇同时坚决反对雅皮琳将原基送往查姆·哈克进行研究,他认为正是对于原基审讯得到种种骇人听闻的所谓“真相”极大打击人类士气,并最终导致人类一败涂地于先行者大军​​的铁蹄之下。为了延缓宣教士毁灭人类文明的脚步,弗斯科恩仇曾经建议将虫族引回银河牵制先行者的进攻步伐,但在雅皮琳等人的坚决反对下,弗斯科恩仇只得作罢。

  在人类中心世界查姆·哈克陷落之后,弗斯科恩仇的肉体被重组机所毁灭,但意志与精神,却随同GEAS 绵延不绝,并最终传递到查卡斯的基因之中。

  “你还年轻,我已经老了,我已经死了。” ——弗斯科恩仇意识初次苏醒时对查卡斯如是说。

  当年轻的查卡斯随同宣教士亲眼目睹查姆·哈克毁灭以及并得知原基不知所终后,弗斯科恩仇的意志重新苏醒。在坠落到07 光环后,弗斯科恩仇每每遇到关键时刻,就会现身并利用自己万古积累的智慧与经验,帮助查卡斯度过难关。

  在查卡斯被偏见之僧俘获后,弗斯科恩仇的意识被重新提取,并被安置在一部先行者引导者的身体中。偏见之僧向弗斯科恩仇以及众多古人类高级指挥官远古之魂许诺,假若能够帮助自己控制07光环躲避先行者预设的毁灭性撞击,就将帮助人类击败先行者,重拾昔日荣光。一心复兴人类文明的弗斯科恩仇答应偏见之僧的条件,决心帮助偏见之僧拯救光环。但新星- 宣教士对07 光环的突袭打破了弗斯科恩仇的美梦,随着偏见之僧被驱逐,光环重新落入新星- 宣教士的掌控,弗斯科恩仇,以及其他众多人类指挥官,同时还有查卡斯的意识,都被新星- 宣教士提取并置于343 罪恶火花的体内。

  “我的承诺非常简单,自由,支持。我们将得到过去可望而不可及的强大武器。人类将会再次直面挑战先行者——并彻底击败他们!” ——弗斯科恩仇对追随自己的古人类指挥官远古之魂如是说。

  历经10 万年的风风雨雨,在方舟毁灭,星盟崩塌之后,弗斯科恩仇的意识依然不灭,他仍然在等待,等待属于自己的时代,再次到来。

  朱尔·穆达玛——宣教士之手(Jul' Mdama —— Didact ' s hand ):

  朱尔·穆达玛,生于精英母星萨加希罗,妻子为瑞雅·穆达玛(Raia' Mdama ),两人育有数名子女。

  虽然虫族灭绝,先知一族销声匿迹,但朱尔仍然对人类怀有强烈的恨意。他坚信人类犹如虫族,贪婪的扩张本性终将吞噬整个宇宙,朱尔极力神风烈士与人类单独媾和,坚持必须要在人类恢复元气前将其一网打尽。

  朱尔联手佛兹(Forze )与不朽真相之仆(Servants of Abiding Truth )的武僧领袖艾弗·麦德'特利加姆(Avu Med 'Telcam )密谋刺杀神风烈士。在窃取护卫舰“无畏决心”号(Unflinching Resolve )后,朱尔对特利加姆的武器来源产生怀疑,他秘密跟踪特利加姆并发现特利加姆用以起事的武器来源竟然源自ONI 。斯巴达010- 内奥米(Naomi-010 )发现并捕获了朱尔,并将其送往军情局研究设施奥星- 特立威廉特区(Onyx - Trevelyan )进行审讯。处于监禁之中的朱尔发现了军情局秘密研制基因变异食物,以期饿死精英一族的企图,并同奥星- 特立威廉特区主任伊琳娜·马格努森(Dr. Irena Magnusson. )博士斗智斗勇,同时在工程师帮助下发现了有关宣教士(Didact )沉睡之地的蛛丝马迹,并最终成功逃脱特立威廉特区重返精英领地。历经千辛万苦逃出生天的朱尔,却不得不接受妻子瑞雅在外出寻找自己之时死于战舰坠毁的残酷事实。经历丧妻之难的朱尔,决心利用宣教士对于人类万年沉淀积累的怒气,扫平人类,报仇雪恨。

  2554 年,朱尔·穆达玛自立门户,创建了暴风联盟,并根据自己在特立威廉特区的发现成功定位安魂星,并开始寻找进入行星内部的入口。在于安魂星星域徘徊3 年之后,追击航向黎明号的暴风联盟终于进入到安魂星内部。

  托马斯· J ·拉斯基( Thomas J. Lasky )

  在人类- 星盟战争爆发后,圆规座第四行星遭到星盟攻击,拉斯基和几名学员侥幸躲过了星盟的初次屠戮,在士官长约翰-117 的营救下,拉斯基等人成功逃离行星表面。

  在人类- 星盟战胜结束后,拉斯基升任中校,同时被任命为无限号副舰长,参与了支援神风烈士打击不朽真相之仆的攻击行动。在首任舰长于安魂星之战中因抛弃士官长离开安魂星而被舰队司令部解职后,托马斯担任了无限号舰长,并在地球保卫战中指挥无限号抵御宣教士的毁灭入侵。

  安德鲁·德·罗(Andrew Del Rio )

  拥有30 年海军实战经验,安德罗·德·罗以能平安驾驶战舰返航而驰名于整个舰队。对于舰队指挥部来说,安德鲁是无限号舰长一职的称职人选。虽然军情局局长帕拉戈斯基上将对于安德罗并没有太多好感,但是对于帕拉戈斯基来说,在得意门生托马斯· J ·拉斯基成长起来之前,安德鲁还算一个称职的“保姆”。

  莎拉·帕尔默中校(Sarah Palmer)

  身高205.7 厘米,体重109.3 公斤的莎拉·帕尔默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孔武有力而又矫捷灵敏。入伍十年,曾经在八颗行星拥有12 次作战经历的帕尔默,早年曾长期在海军陆战队担任中尉一职。战斗技巧娴熟,指挥经验丰富,忠诚而又无畏,帕尔默被认为是斯巴达4 特殊部队指挥官的不二人选。

  K-5 小队(Kilo - Five)

  K-5 小队由军情局局长帕拉戈斯基上将在2553 年组建而成,其主要任务即是挑动精英内部分裂与内战,消除精英一族在未来对人类潜在的威胁。由于舰队司令胡德元帅在公开场合频频希望同以神风烈士提尔·外达姆为首的精英分离主义分子维持和平状态,K-5 小队的存在一直以来都只被军情局高级指挥层所知晓。帕拉戈斯基选派瑟琳·奥斯曼执掌K-5 小队,并将装配有先行者回收科技的新锐隐秘巡游舰斯坦利港湾号(Port Stanley )调拨作为K-5 小队旗舰。

  小队成员

  ·瑟琳·奥斯曼舰长(Serin Osman) :

  出生于2511 年,瑟琳·奥斯曼2517 年被军情局秘密绑架加入到斯巴达2 代计画中,编号瑟琳-019 。

  奥斯曼在身体强化手术中出现排斥反应,但侥幸存活下来。奥斯曼后来加入军情局,并受到军情局局长玛格丽特·帕拉戈斯基的庇护与赏识,成为军情局下任局长最有力的候选者,并即将升任少将军衔。

  · 马尔科姆·吉芬上士

  ·二级士官内奥米-010

  · 连·德芙罗中士

  · 瓦斯利·贝罗伊下士

  · 伊万·菲利普斯教授

  ·第四代人工智慧黑盒(BB )

  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Chakas / 343 Guilty Spark )

  查卡斯生活在西元前大约十万年前的地球。在先行者- 虫族战争中,查卡斯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物理机体最终消亡,但在新星- 宣教士的帮助下,查卡斯以343 罪恶火花的躯体重获新生。

  出生伊始,查卡斯就被智库长在身体中植入GEAS 。随后,在GEAS 的驱动下,查卡斯和自己的人类伙伴Riser 陪同不朽之新星,一同将宣教士从冥冢之中释放唤醒。在宣教士的带领下,查卡斯等人游历了查姆·哈尔以及先知母星Janjur Qom 。在此过程中,智库长通过GEAS 植入,隐藏于查卡斯和Riser 等人体内的远古之魂开始苏醒。在先知母星,查卡斯及宣教士等人被大架构师一同俘获。

  在偏见之僧发动对先行者首都进攻的旷世大战中,搭载查卡斯的战舰因损毁坠落于07 光环表面。查卡斯被07 光环上的人类原住民“老爹爹甘默帕”和孙女维妮瓦所救。随后三人在光环表面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最终,查卡斯等人来到07 光环内部的痛苦神殿。在此,偏见之僧希冀借助人类体内留存的上古人类武士远古之魂,协助自己控制光环,躲避先行者自毁程式设定的行星碰撞,并最终彻底击败先行者。在偏见之僧收割体内远古之魂时,查卡斯的物理机体受到严重损伤,虽然之后协同前来驱赶偏见之僧的宣教士一道成功将光环运往方舟,但查卡斯已经濒临死亡。

  在挽救查卡斯的物理机体无望的情况下,宣教士决定将查卡斯的意识与记忆,协同不计其数远古人类的基因铭文与智库长众多的研究记录一起,植入到一个先行者引导者的身体中,这个引导者就是玩家所熟识的343 罪恶火花。

  方舟之战之后,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成功诱骗一艘军情局战舰回收自己,在向军情局特工阐述了自己万年之前的真实身份后,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控制了整艘战舰,希冀重新寻回智库长拯救维妮瓦和Riser ,查卡斯-343 罪恶火花重新踏上了漫漫征程。

  “从很多方面来说,你们和我都能称得上兄弟……不仅在遥远的过去我们曾经并肩对抗过宣教士,而且现在,甚至将来,我们还要一同再次面对他。这是一场永恒的伟大战役,这是一缕不绝的上古仇恨,而这一切都源自我们对于智库长的憧憬与爱戴,没有她的荫庇,人类文明早已毁灭殆尽。不管是我,还是宣教士,都深深爱慕着她。”

  “一些人说她死了——香消玉殒在地球之上。但这肯定并非真相。”

  “几乎可以肯定,你们中的一人携带中维妮瓦和Riser 的远古之魂,只有智库长能够找到他们,并令他们重获新生。经过10 万年不懈的研究与探索……”

  “我知道去哪能够找到她。”

  ——(《光晕:原基》终章)

  原基(Primordium )

  远古人类口中的原基,即是先行者所谓的“囚徒”或“永生者”。原基的真实身份目前依然不为人们所知,但它似乎既是先驱,又是尸脑兽——两者特点兼而有之。

  原基由不明数目的虫族感染体组合而成。远古人类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认为至少12 个虫族感染受害者的躯体为原基提供了身体部件。与其他侥幸逃过先行者毁灭逆袭的先驱一道,原基决心释放虫族,建立“大同”宇宙。

  远古人类在银河系边缘的一颗小行星上发现了蛰伏于先驱静滞舱中的原基。雅皮琳将原基带往人类中心世界查姆·哈克进行研究,并成功令原基的生命体征得到初步复苏。而之后与原基的交流使人类逐渐意识到这个生物所蕴含的邪恶本质,为了将潜在的事故扼杀在襁褓中,人类在先驱的禁锢牢笼外加装时间静止器以求保险。

  在于查姆·哈克战役击败人类后,宣教士与手下的普罗米修斯战士发现了原基。原基告诉宣教士万年之前的上古真相:先行者背叛并对自己的创造者先驱一族大开杀戒。震惊万分的宣教士只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妻子智库长。

  随后在偏见之僧于查姆·哈克星系试射07 光环之时,由于万古的先驱建筑都在环带启动的毁灭光晕中灰飞烟灭,原基得以被偏见之僧与大架构师发现带至07 光环进行研究。历经43 年漫长的审讯与质问,在全盘托出所有有关虫族起源,衣钵真意与先驱万古计画的秘密之后,最终,原基成功说服偏见之僧,后者决心背叛自己的创造者,加入虫族大军。

  在偏见之僧发动对先行者首都的突然袭击之后,原基隐匿于07 光环,继续协同偏见之僧展开不可见人的勾当。新星- 宣教士发现并夺取07 光环后,与查卡斯一道前往审问原基。在得到种种匪夷所思的恐怖答案之后,新星- 宣教士将原基轰杀至渣。

  大架构师宏图将(Master Builder Faber )

  宏图将(Faber, 铁匠与技工的拉丁文简写),即大架构师,为先行者- 虫族战争末期的先行者最高领导人之一。宏图将下令建造了光环阵列,并与宣教士一道,创造了最为臭名昭著的先行者奋战级人工智慧——偏见之僧。

  在人类- 先行者战争结束之后,为了应对虫族潜在的威胁,同时为了一劳永逸地保持架构者阶级在先行者社会中的优势地位,宏图将成功赢得了针对以宣教士为首的武侍者阶级的政治斗争,并最终说服先行者议会下令建造光环。

  随后,为了拉拢以智库长为首的造物者阶级,宏图将不得不做出 ​​妥协,同意将光环与方舟作为智库长索引生命物种的本源基地。在先行者- 虫族战争末期,宏图将命令使用定居与07 环带的智库长索引物种——人类进行感染实验,希望以此找出对抗虫族的解药秘方。

  大约在西元前10 万年。宏图将抵达先知隔离星系简居·库姆,希冀从先知长者口中讯问得知人类免疫虫族的秘密。宏图将的不期而至令先知一族大为恐慌,并由此引发叛乱。作为回应,宏图将命令偏见之僧启动07 光环剿灭整个先知物种。

  宏图将擅用光环进行星系屠戮的暴行激起先行者议会的强烈反弹。宏图将随后被剥夺大架构师称号,并被押送至先行者首都接受审讯。在审讯过程中,先行者首都遭到偏见之僧的突然袭击,宏图将本人也不知所终。一些人相信,宏图将毙命在07 光环之上。

  智仆(Ancilla )

  装备于先行者个体装甲,机械,建筑和星舰中的,拥有极高智慧的人工智慧。

  智仆在拉丁文中的含义为“女性奴隶”或者“女性仆人”。在先行者时代,不朽之新星将自己拥有的智仆描述成一个“存活于自己思维之中的蓝色女性形象”,这点描述与士官长与科塔娜的关系有着惊人的相似。

  而智库长在光晕4 中同样提到科塔娜的诞生同样缘于10 万年前所制定的伟大计画,更加令人相信智仆与现代人类人工智慧存在某种层面的潜在联系。

  4.2 关键字释疑

  安魂星(Requiem )

  作为先行者武侍者阶级使用的堡垒世界,安魂星曾经在先行者对抗虫族的艰苦战斗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作者用。虽然先行者曾经在银河之中建立了不只一处盾世界以抵御虫族的进攻,但安魂星无疑使其中最为坚固的行星要塞之一。外部覆盖有坚不可摧的装甲地表,安魂星内部仍然拥有多层同心行星外壳庇护其核心关键区域。武侍者阶级之中的传奇战士,普罗米修斯武士们在先行者- 虫族战争中将安魂星作为整个先行者战争机器的指挥中心。在先行者- 虫族战争进行如火如荼之时,安魂星却突然遭到封闭。这段谜一般的黑暗历史将会在先行者小说第三部《光晕:静默》中得以揭晓。

  重组机(Composer )

  “重组机!不计其数的希望与可能与这个奇怪的名字紧密相关……那是一个思维与灵魂的重组机器!”

  ——远古人类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如是描述重组机。

  重组机是先行者所使用的一项迷之机器,拥有提取智慧生命意识,记忆与人格,并将其转移至先行者引导者,或是移植进入其他生命DNA 密码的能力。智库长曾经使用重组机在查姆·哈克一战胜利后提取了人类幸存者的人格与记忆,期望以此找到人类击败虫族的致胜秘诀。包括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在内的人类武士的记忆均被提取。

  重组机同时还能够延缓虫族的感染进度。远古人类执政官总督弗斯科恩仇相信,先行者曾经使用重组机延缓先行者被感染者的感染症状,并使用重组机提取并保存受害者的人格与意识。先行者造物者“命运记录之基因守护者”(Genemender Folders of Fortune )曾经提到,重组机曾经“用来被设计拯救我们所有人”。Halo 4 中智库长也对士官长提到: “在先行者对超凡的追寻中,重组机是为了要融合有机跟数位这两个领域而产生的…… 虫族智能同化活的组织,重组机是宣教士的解决之道……与复仇手段。” 一些远古人类相信,重组机本身就是由一名冻结于虫族感染末期的先行者造物者改造而成。

  大约在西元前10 万年前左右,大架构师将重组机部署在07 光环之上,用其延缓特定先行者感染者体内虫族感染进度。

  在小说《光晕:原基》结尾,重伤濒亡的查卡斯同样也被重组机提取思维与意识,并被转移到一个我们所熟识先行者引导者的身体上——它就是343 罪恶火花。

  冥冢(Cryptum)

  作为先行者普罗米修斯战士创造的放逐与惩罚修行圣地,作为密闭胶囊的冥冢能够产生一种被称为“无尽之夏卡拉”的冥想冬眠状态,置身其中的先行者将会无法感知周围物理世界的变化,同时能够保持数千年的生机。一旦密封成功,冥冢将很难直接打开。

  虽然冥冢能够永久保存置身其中的先行者的意识精华,但是物理机体仍然会腐化,虽然速度非常缓慢。

  集合智慧(Domain )

  “集合智慧”是先行者所创造的一个遍布整个宇宙的巨型资讯平台,集合智慧包含了先行者文明几乎全部的远古记录与科技知识。集合智慧并不存在于某个特定的地点或者星系,甚至并不存在于常规的时空空间之中,成年先行者通过自身的个人盔甲,能够随时随地与集合智慧取得联系。集合智慧同样也在先行者议会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政治审判,储存资料,评估局势,判明证词,集合智慧在先行者文明的政治与日常生活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集合智慧的起源与本质始终不为人知。有些时候,集合智慧所保存的知识会因为不明的原因发生更改,正因为此,先行者通常不会选择使用集合智慧作为通讯方式,以防止资讯在传输过程中遭到篡改。一些先行者相信,集合智慧的存在同样与先行者的潜意识息息相关,一部分先行者科学家甚至认为,集合智慧的建立基础与早期先行者的梦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

  集合智慧的神秘之处还在于,有些时候,联系集合智慧并不一定需要借助盔甲的辅助。新星曾经与集合智慧有过一次短暂的接触,对他而言,那是一种“深邃”,“无以表述”的复杂感觉。

  大约10 万年前的先行者- 虫族战争期间,由于偏见之僧的临阵投敌,所有先行者与集合智慧的有 ​​效联系均被切断。

  无限号

  UNSC “无限号”(INF-101 )是一艘在人类- 星盟战争末期研制并建造的试验性超级战舰。使用在战争期间回收的先行者与星盟科技,无限号是UNSC 最大,也是最为先进的超级星舰。

  2557 年夏季时,无限号共有17151 名海员,陆战队,斯巴达战士,军情局特工以及平民科学家服役其中,同时军情局还将数量不明的工程师部署在无限号战舰之上。

  无限号战舰全长5694 米,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星际战舰。2537 年,无限号由军情局在奥尔特星云开始筹建。虽然军情局采取了空前严格的保密措施,但无限号庞大的建造经费仍然令相当一部分UNSC 高级将

  高级将领或多或少察觉到她的存在。无限号建造完成后,安德鲁·德·罗被任命为首任舰长,托马斯· J ·拉斯基被任命为副舰长。

  无限号的主要武装为四门CR-08 ,系列8 型磁力加速跑, 同时还配备有至少两门大型等离子光束炮。除此之外,无限号还配备有威力强大的导弹打击系统。无限号全舰共装配1100 座导弹发射舱,包含350 座M42 射手型导弹发射舱(每座发射舱能够同时发射24 枚导弹),250 座M75 长剑型导弹发射舱(每座发射舱能够同时发射30 枚导弹)以及500 座咆哮型导弹发射舱(每座发射舱能够同时发射20 枚导弹)。无限号还装备了830 门M965 堡垒型70 毫米自动机炮防御阵列以应对导弹,战机以及登陆艇的威胁。

  无限号搭载有S81/X 重氢融合反应常规引擎,以及Mark X Macedon/Z-PROTOTYPE #78720HDS 型断层空间跃迁引擎。

  斯巴达4 计画

  斯巴达2 代与斯巴达3 代计画在对抗星盟的战争中起到了决定性的关键作用,正因为此,斯巴达4 代计画应运而生,其由军情局局长玛格丽特·帕拉戈斯基上将直接构想并启动。帕拉戈斯基原本计画指派斯巴达3 代专案负责人詹姆斯·埃克森上校主持斯巴达4 代计画,同时选派凯瑟琳·哈尔西博士作为副手协助埃克森上校推进斯巴达4 代计画顺利进行。但由于埃克森战死于火星,哈尔西博士被逮捕押往艾凡诺夫研究所,这一最初人事构想最终落空。

  与斯巴达1 代猎户座计画相同,斯巴达4 代计画同样选择在UNSC 常规部队中择选成年志愿者中的优秀战士加入计画,拥有多年作战经验的精锐老兵以及潜力无穷的入伍新兵都是斯巴达4 代战士的理想候选者。与此同时,战后幸存的斯巴达2 代战士与斯巴达斯3 代战士同样也可选择加入到4代的培育计画当中。斯巴达4 代战士隶属于UNSC “斯巴达作战部”管辖,斯巴达4 代战士装备了雷神锤动力突击装甲的第二代轻型版本以及众多其他最新研制的新锐武器。2553 年,一部分斯巴达4 代战士被率先部署到无限号上。

  衣钵(The Mantle )

  衣钵,为先行者所坚信的保护,以及促进生命文明发展进步的责任信念,是与宇宙万物进行生命互动的喜悦基础。

  先行者坚信衣钵自古老的先驱传承延续而来,先行者视为立国之本的核心信仰,他们要继承先驱遗留之“ 衣钵” ,保护并促进银河文明的繁荣发展。但实际上,根据原基的自述,先驱最终选择了人类承载衣钵的责任信念。先行者认为自身种族仅仅只是宇宙文明发展的一个过渡文明,因此,他们将自己称为先行者。

  虽然衣钵责任信念的究极目标即是保护并促进所有种族文明的发展,但以贯彻衣钵责任信念为名,种种争议之举频频发生。先行者自视为银河之中最为先进高尚的种族,对于胆敢对抗先行者或是藐视衣钵责任信念的种群,先行者武侍者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扫除消灭。先行者同样认为,除去本族之外,其他任何胆敢声称自己才是衣钵责任信念传承之人的种族均为异端。

  GEAS

  GEAS 是先行者施加在特定生物或物种之上的基因指令。在GEAS 的影响下,特定生物或其后代将会在执行GEAS 施加者所部属的一系列潜意识命令。只有诸如智库长等高阶先行者造物者才拥有制造并施加GEAS 的能力。一些先行者研究者甚至认为,上古时代的先驱同样在先行者体内植入了某种GEAS 。

  在智库长托管地球时,她同样也在特定人类出生时对其施加GEAS ,被施加GEAS 者通常会拥有智库长亲自探访他们的回忆,而实际上,智库长使用一种自动化记忆铭刻信标系统远程传播并植入GEAS 资讯。一些被智库长选中并植入GEAS 的人类拥有人类- 先行者时代自己祖先的记忆与意识。这些记忆与人格通常在特定条件下才会触发并浮现。一旦处于启动状态,GEAS 所包含的记忆、意识与人格将会恢复完全的自我意识,有些时候,甚至能够破坏并推翻宿主自身的意识结构,控制宿主身体行动。

  在人类- 先行者战争以及随后的先行者- 虫族战争结束之后,智库长对整个人类种群同样施加了某种GEAS ,而这GEAS 将在人类文明之后的历史发展中扮演不可轻视的关键作用。


[展开全部↓]

相关攻略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