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第22集剧情:曾树叛变军统供情报

  陈深之所以对李小南如此决绝,是因为心中那份沉重的爱,他像一个走钢丝的人,时刻危险的境地,军统被捕的一百多人,让他更加觉得如履薄冰,他不能再让身边的人重蹈嫂子沈秋霞的覆辙。

  第二天一早,唐山海夫妇出门吃早饭,发现毕忠良的人依旧在紧紧监视着他们,唐山海提醒徐碧城一定要镇静自若,不要漏出破绽。早点摊位上,正在吃早饭的唐山海夫妇偶遇到陈深。唐山海向陈深提出了需要他掩护的请求,陈深知道,如果帮助唐山海可能会使自己暴露,但是现在,除了自己,谁又能帮到唐山海呢?饭后,陈深将唐山海夫妇带去了盛记裁缝铺,唐山海在这样的掩护之下,从后门悄悄出去,找陶大春报信。

  毕忠良没有对牢中的军统上海区区长曾树严刑拷打,而是心平气和地劝说曾树为国军所用,曾树果然投诚,交代出了军统其他的秘密据点,毕忠良立刻安排苏三省带人出发,准备将军统一网打尽。唐山海还未将情报传递给大春,倒是让准备执行任务的苏三省看到,唐山海无奈,只得立即赶回盛记裁缝铺。

  苏三省带着队伍很快赶到陶大春等人的秘密据点,将其中的军统人员一网打尽,抓得抓,杀得杀,这一幕正被未与唐山海接头成功而回到据点的陶大春看到,陶大春藏在门外不敢声张,算是躲过了此劫。

  陈深等人一回到行动处,就被毕忠良召集到会议室开会,曾树交代出,军统安排在行动处一个卧底,代号“熟地黄”。“麻雀”还没有找到,又来一个“熟地黄”,这给行动处又带来了新的挑战。为了找出“熟地黄”苏三省调出了行动处所有人员的资料,让军统的人一一辨认。毕忠良安排陈深唐山海两人守在军统大本营,调查可疑情况。

  走出会议室,陈深向唐山海问起陶大春的事情,楼道里碰上徐碧城,三人闲谈了几句。这一幕被刘二宝所看到,他迅速报告给了毕忠良陈深与唐山海夫妇走得很近。并提到了三人在盛记裁缝铺呆了很久。

  陈深和唐山海来到军统大本营,行动处队员门抓捕了一个来此处送菜的农民,但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毕忠良命人画出了陶大春的画像,让陈深唐山海守在军统大本营,守株待兔。陶大春的漏网让唐山海倍感欣慰,但他不知道陶大春究竟是逃过了此劫,还是只是凑巧不再现场。他必须向老陶发出信号,即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的想法很快被陈深看穿,陈深提醒唐山海,切不可轻举妄动。

麻雀全集(1-60集)在线观看_麻雀在线观看22集

来源:网络时间:2016-09-20

  麻雀全集在线观看:http://tv.2345.com/detail/47366.html

麻雀全集(1-60集)在线观看_麻雀在线观看22集

  麻雀第22集剧情:曾树叛变军统供情报

  陈深之所以对李小南如此决绝,是因为心中那份沉重的爱,他像一个走钢丝的人,时刻危险的境地,军统被捕的一百多人,让他更加觉得如履薄冰,他不能再让身边的人重蹈嫂子沈秋霞的覆辙。

  第二天一早,唐山海夫妇出门吃早饭,发现毕忠良的人依旧在紧紧监视着他们,唐山海提醒徐碧城一定要镇静自若,不要漏出破绽。早点摊位上,正在吃早饭的唐山海夫妇偶遇到陈深。唐山海向陈深提出了需要他掩护的请求,陈深知道,如果帮助唐山海可能会使自己暴露,但是现在,除了自己,谁又能帮到唐山海呢?饭后,陈深将唐山海夫妇带去了盛记裁缝铺,唐山海在这样的掩护之下,从后门悄悄出去,找陶大春报信。

  毕忠良没有对牢中的军统上海区区长曾树严刑拷打,而是心平气和地劝说曾树为国军所用,曾树果然投诚,交代出了军统其他的秘密据点,毕忠良立刻安排苏三省带人出发,准备将军统一网打尽。唐山海还未将情报传递给大春,倒是让准备执行任务的苏三省看到,唐山海无奈,只得立即赶回盛记裁缝铺。

  苏三省带着队伍很快赶到陶大春等人的秘密据点,将其中的军统人员一网打尽,抓得抓,杀得杀,这一幕正被未与唐山海接头成功而回到据点的陶大春看到,陶大春藏在门外不敢声张,算是躲过了此劫。

  陈深等人一回到行动处,就被毕忠良召集到会议室开会,曾树交代出,军统安排在行动处一个卧底,代号“熟地黄”。“麻雀”还没有找到,又来一个“熟地黄”,这给行动处又带来了新的挑战。为了找出“熟地黄”苏三省调出了行动处所有人员的资料,让军统的人一一辨认。毕忠良安排陈深唐山海两人守在军统大本营,调查可疑情况。

  走出会议室,陈深向唐山海问起陶大春的事情,楼道里碰上徐碧城,三人闲谈了几句。这一幕被刘二宝所看到,他迅速报告给了毕忠良陈深与唐山海夫妇走得很近。并提到了三人在盛记裁缝铺呆了很久。

  陈深和唐山海来到军统大本营,行动处队员门抓捕了一个来此处送菜的农民,但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毕忠良命人画出了陶大春的画像,让陈深唐山海守在军统大本营,守株待兔。陶大春的漏网让唐山海倍感欣慰,但他不知道陶大春究竟是逃过了此劫,还是只是凑巧不再现场。他必须向老陶发出信号,即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的想法很快被陈深看穿,陈深提醒唐山海,切不可轻举妄动。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共0条)